汇发国际线上娱乐
故事会笑话 第一推荐 中篇故事 阿P幽默 幽默故事 3分钟典藏故事 民间故事 海外故事 汇发娱乐 开卷故事 悬念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故事会 > 汇发娱乐 > 会说话的玉坠

会说话的玉坠

时间:2016-02-13 作者:未详 点击:

  沈春亭、王二虎和毛瑞林是夹皮沟里的猎手。这年腊月二十三,几个猎手闲着没事儿在屯子里的许寡妇家喝酒,王二虎提议说去熊瞎子沟打一只狍子来卖了给许寡妇置办年货,沈春亭和毛瑞林一听,立马表示赞同。第二天一早,哥仨儿瞒着许寡妇一人背一支火枪上路了。
  
  在夹皮沟,许寡妇可是出了名的美人儿。她丈夫是个采参人,去年秋天去山里采参,从悬崖上掉下来摔死了。丈夫一死,屯子里几个光棍汉总是想方设法给许寡妇做这个忙那个,来得最勤的就是沈春亭、毛瑞林和王二虎他们三个人。
  
  在夹皮沟百十个男人里,这三个人也是出类拔萃的人物,可不知为什么,许寡妇对他们总是若即若离的。所以,这几个人总是铆着劲儿力争在许寡妇面前留下好印象。腊月二十三这天晚上,三个人不约而同地在许寡妇家碰了面。许寡妇说:“三位大哥,今天是小年,为了感激这一年来你们对我的照顾,你们要是不嫌弃,今晚上就在俺家喝酒吧!”
  
  许寡妇这么一说,三人自然求之不得。和许寡妇接触这么长时间,她可从未让谁在她家吃过饭,喝过酒。所以,三人虽然各怀心事,可表面上却都非常高兴。许寡妇给他们挨个儿敬酒,汉子们感受着女人身上传过来的气息,心里那个陶醉劲就甭提了。酒至半酣,趁许寡妇出去盛菜的空当,王二虎就说出了这个提议。
  
  第二天,三人来到了熊瞎子沟。他们转悠了整整一天,也没见到一只狍子。就在三个人垂头丧气往回赶的时候,忽见前边一条灰色的影子闪过,王二虎脱口而出:“是狍子!”沈春亭和毛瑞林抬眼一看,可不是吗,前面不远处果然有一只又肥又壮的公狍子。三个人从三个方向包抄过去。那狍子似乎看透了这三个人的意图,撒欢地跑。由于是午后阳光照在白雪上,刺得三个人的眼睛都睁不开,所以,他们放了几枪也没打着。一直追到午后四点左右,狍子跑到一片小树林里不见了。这片小树林的下边就是林区通往外面的公路,沈春亭提议,他从公路另一边抄到小树林里将狍子赶出来,他让王二虎和毛瑞林在两边埋伏好了,等狍子从树林里出来就开枪。王二虎和毛瑞林按照沈春亭的话埋伏在了狍子必经的小沟两侧。大约过了一袋烟的工夫,王二虎就见荆棘里闪动了一下灰色的影子,王二虎抬手就开了枪;与此同时,毛瑞林手里的枪也响了。灰色的影子扑腾了一下就再也不动了,王二虎喊道:“打中了!打中了!”毛瑞林也从沟的那边跑了出来,两个人拨开荆棘一看,倒在地上的哪儿是什么狍子?分明是林子另一边驱赶狍子的沈春亭!那只狍子也被击中了,却倒在了沈春亭的前面往右拐的不远的地方。
  
  两个人马上意识到了自己开枪误伤了沈春亭。二人赶忙蹲下身子,只见沈春亭已经咽了气。王二虎脑子嗡地一下蒙了,明明看见前边的是一只狍子,怎么就伤到了沈春亭呢?
  
  王二虎和毛瑞林的心就像被鞭子抽了一般,扑通就跪在了沈春亭的尸体前。二人怀着无比愧疚的心情将沈春亭的尸体抬到了夹皮沟。一路上,二人都说是自己开枪击中了沈春亭,并表示一定要去公安局自首,以还沈春亭一个公道。
  
  二人来到了公安局,将误伤沈春亭的情况叙说了一遍,并表示自己就是误伤沈春亭的凶手,请求公安机关给予刑事处分。公安局刑侦科长老李听了二人的述说,说:“你们兄弟情分让我感动,可是仅仅凭你们各自的叙述就判定你们究竟是谁开枪打死了沈春亭显然还为时过早,法律可是要讲究证据的。”
  
  为了将这个案子查个水落石出,老李分别来到了夹皮沟和熊瞎子沟案发现场调查取证,治保主任张三财接待了他。经勘查,沈春亭的胸部中了一枪,那只狍子身上中了两枪,三枪全是用火药枪的铁镖打的,也就是说,只有一枚铁镖击中了沈春亭。然而,勘查的结果却大大出乎了人们的意料,从沈春亭和狍子身上取出来的三个铁镖却是两个样子。王二虎说他打了两枪,毛瑞林事后又朝天开了一枪,总共是三枪。毛瑞林却说头一枪是他打的,第二枪才是王二虎打的,他并没有说朝天又打了一枪。然而,两个目标却是三个枪眼,王二虎说的似乎接近逻辑,可老李发现三个铁镖却是两个样,王二虎和毛瑞林用的铁镖都是沈春亭经手打铸出来的。老李眯缝了一下双眼,凭着多年的刑侦经验,他隐隐地感觉到,这起案子背后一定还隐藏着另外一只黑手……
  
  老李破案,最讲真凭实据。他往往能在凌乱的现场发现一丝蛛丝马迹。他知道,凶手脸上没有贴标签,可作案心虚,即便是再狡滑的凶手,也往往会在现场留下一丝破绽。为了这起案子,老李再次来到了案发现场。他发现,沈春亭中的铁镖是在胸部,而那只狍子挨的两枪却是在前胛和左后腚上,老李模拟了一下沈春亭中枪的细节后,断定击中沈春亭的铁镖一定是在前方的高冈之上。在前方200米的高冈之上,老李果然在一棵松树下发现了一行凌乱的脚印。由于四周覆盖着积雪,这行脚印显得非常清晰,脚印左深右浅,可以初步就断定此人是个右腿残疾的人。更让老李兴奋的是,在松树下他还发现了一些残落在地面上的火药。这就是说,他当初的判断是正确的。他的脑子里似乎又浮现出了沈春亭被击中的镜头……
  
  许寡妇这两天心情坏到了极点。沈春亭留给她的印象非常好,要不是她心里已经有了人,没准她会动心思。毕竟,人家沈春亭三个人进山打狍子是为了她啊!现在,沈春亭出事儿了,她能不难过吗?不过,在她的心里,有一件更让她为之心痛的事情……
  
  这天晚上十点多钟,许寡妇还在为沈春亭遇害的事情难过,就听有人轻轻拍打后窗。许寡妇心里一喜,打开了后门,一个人闪了进来。许寡妇亲热地扑了过去。这个人就是许寡妇的相好张三财。
  
  两个人缠绵了一会儿,摸黑说着悄悄话。聊着聊着,自然就聊到了沈春亭被打死这件事儿来了。张三财唉声叹气说:“春亭是个好人啊,谁想到却遇到了这样的事情!公安局的老李负责勘查此案,我看枪杀春亭的就是毛瑞林和王二虎两个人中间的一个。”
  
  “你怎么知道的?”许寡妇问。
  
  张三财卷了一根烟,这才说:“事情很简单,这三个人都对你有意思,一定是他们中间的一个开了枪杀了春亭然后再嫁祸到另外一个人头上,这样,就可以没有妨碍地接近你了。”
  
  “对了,我给你的那只玉坠子呢?”许寡妇问。
  
  张三财说:“咋想起问这个?”这只玉坠子是两个人相好后,许寡妇送给他的。张三财一直把它挂在脖子上,当着外人和老婆就说是朋友送的。
  
  “说了你可别生气啊,我前两天不小心把它给弄丢了,也不知掉在哪儿了。”张三财说。
  
  这当口儿,就听里屋有人笑道:“张三财啊,我可知道这只玉坠掉在哪儿了。”
  
  张三财吓得从炕上坐了起来,许寡妇将电灯拉亮,老李从里屋走了出来。和他一起的,还有两个侦查员。
  
  张三财故作镇静地问:“老李,你不是回公安局了吗?”
  
  老李说:“是啊,不把你给抓回去,我又怎么能回去呢?这只会说话儿的玉坠子告诉我,你就是杀人的凶手。这只玉坠子是你的吧?你想抵赖都不成,这只玉坠子上有你的指纹。”老李说着,从口袋里掏出一只玉坠子来。
  
  张三财耷拉着脑袋说:“我实话实说,沈春亭是我开枪打死的!不过,你得让我服个明白,你是怎样查出我是开枪的凶手的?”老李眯缝着眼睛说出一番话来……
  
  老李是如何得知张三财就是枪杀沈春亭的凶手呢?
  
  老李搞刑侦多年,凭的就是大胆推理。他想,打死沈春亭的凶手必定是持枪之人。其一,方圆五十里,只有夹皮沟离熊瞎子沟最近,老李断定,凶手很可能就是夹皮沟人。在夹皮沟持火枪的猎人他挨着个地登了记,可唯独张三财没有将火枪交出供公安人员勘验,而他跟屯子里的老人谈话时了解到,张三财是个不错的猎手。其二,他去枪击现场勘查,发现了凶手的脚印。从脚印里老李就推断出凶手的体重和身高。再有,凶手是个右跛子,而在夹皮沟的猎手当中,只有张三财瘸了右腿。其三,在现场,老李除了发现松树下的火药之外,还发现了这只挂在荆棘上的玉坠子。这只玉坠子上有张三财留下的汗味儿和指纹,所有这一切表明,张三财就是在暗地里开黑枪的凶手!老李是个细心之人,在勘验沈春亭的尸体时,意外地发现了许寡妇的脖子上也戴着一只同样的玉坠。由此,老李做了大胆的想象,如果张三财和许寡妇的关系很不一般,那么,这只玉坠必是张三财的无疑。于是,他到了许寡妇家中,从许寡妇那儿印证了他大胆的想象,这只玉坠果然是她送给张三财的。当老李说出张三财就是枪杀沈春亭的凶手的时候,许寡妇震惊了。要不是因为她,沈春亭又怎么会死?更为严重的是,王二虎和毛瑞林也险些被判死刑。这可是三条人命啊!
  
  “张三财,你杀死沈春亭的理由很简单,就是为了独得许寡妇的心。你发现沈春亭他们三个人老往这儿跑,怕他们当中的一个得到她,于是你醋意大发,便利用这个机会剪除异己。可是你忘了,你留在现场的是个会说话的玉坠!”老李说。
  
  张三财咬了咬嘴唇,供述了作案的来龙去脉———
  
  那天晚上,张三财在窗外路过,无意间听到了沈春亭三人打算去黑瞎子沟为许寡妇打狍子置办年货的事情。张三财醋意大发,也想进黑瞎子沟打只狍子回来送给许寡妇。他比沈春亭他们三个人早进的黑瞎子沟。同样,他也没有发现狍子的踪迹。就在他失望而归的时候,他看到了沈春亭三人在一个小树林里追赶一只狍子。当时,他藏在一棵松树后面,他见狍子在沈春亭的前面跑,就萌生了一个大胆的念头:何不趁机除掉他们?毛瑞林和王二虎一定误以为是他们自己伤害了沈春亭!在毛瑞林和王二虎朝着狍子开枪的时候,他的枪也响了。沈春亭中弹,他就趁机猫腰从另外一条小道上回到了屯子里。谁想到天网恢恢,还是露出了马脚……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