汇发国际线上娱乐
故事会笑话 第一推荐 中篇故事 阿P幽默 幽默故事 3分钟典藏故事 民间故事 海外故事 汇发娱乐 开卷故事 悬念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故事会 > 汇发娱乐 > 找回初恋

找回初恋

时间:2016-03-05 作者:未详 点击:

  丁克接到老同学黄发的电话,说是周末几个近十年不见的老同学聚一聚,地点定在他开的饭店“同来馆”。丁克本不想参加,听说雷平从外地回来了,特别是听说艾娜从省城来本市出差,也会来参加,丁克便爽快地答应了。
  
  丁克不想参加同学聚会,是因为同学们都不同程度地发了,而他却还是一个穷教员,去了不是找寒碜吗?后来又答应参加,是因为艾娜是他初恋的心上人,近十年不见了,不知她是否还有昔日照人的光彩?他欲一睹为快。十年光阴,弹指一挥间,当年大学生活还历历在目。丁克、雷平、艾娜和黄发既是同班同学,又是老乡,关系很是不错。当时丁克是文体委员,雷平是学习委员,艾娜是学校公认的校花。艾娜在丁克和雷平之间穿梭,保持着同学加朋友的情谊。丁克暗恋着艾娜,没勇气捅破那层薄薄的“纸”,不知艾娜是无意还是装傻,直至毕业也没流露出什么。她不想回家乡,很快嫁给一个刚死了妻子的处长。丁克、雷平听说后,都痛哭了一场。至此,丁克才清楚雷平也暗恋着艾娜,他俩同病相怜,一起畅饮解愁,醉得天昏地暗,吐得一塌糊涂。后来,丁克做了教师,雷平到外地做生意,他们几个人便失去了联系。此番相聚,不知又是何种情形?
  
  次日晚,丁克如期来到同来馆,进了一间大包间。雷平、艾娜及其他几个老同学已先到,黄发正忙着招呼他们。丁克跟他们打过照面便选了一个角落坐下。雷平的确是发了,头发油光水滑,西装革履,一副大老板模样。艾娜却没什么变化,还是那般亭亭玉立,丰姿绰约,只是少了些许少女的纯真,多了一份少妇的性感。柔和的灯光下,雷平和艾娜眉飞色舞地聊得正欢,不时发出一阵开心的笑声。丁克心里像打翻了五味瓶,他想,今晚该发生点什么了。
  
  艾娜在本子上记下了雷平的电话号码,又来到丁克面前。丁克问她过得怎样?她轻描淡写地说,一般般。她问他可好?他有苦难言地说,凑合吧。他听出了她话里的不如意,也听出了自己话里的不自信。她那双明亮的眼睛如同两堆篝火,又点燃了他初恋时的欲望。遗憾的是,艾娜没让篝火继续燃烧,她同他随便聊了几句,记下他的电话号码,又转向了其他老同学。这天晚上,丁克唱了一首《难忘的初恋》,艾娜唱的是《有情人终成眷属》,雷平却唱了《让爱随风飘去》。随后,艾娜平分秋色地邀每个人跳了一曲舞,做得十分得体。散场时,丁克想送艾娜回宾馆,还没出口,雷平已说用他的别克车送她,但她没同意,自己打车走了。
  
  丁克回到家,妻子文晓正在看电视,只瞅了他一眼又转向了电视。丁克对她的冷淡已经习以为常。当年,他是看她长得像艾娜才娶了她,结果两人性情不合,没有共同语言,常为小事争吵,随后便是冷战。这桩婚姻让他深深后悔,但又无可奈何。丁克上床躺下后,满脑子都是艾娜,不知什么时候睡着了。突然被推醒,矇眬中听到老婆狠狠地说:“看看这肉麻的短信!”接着把他的手机扔了过来,转身走了出去。丁克拿起手机一看,只见彩屏上显示出:见到你,回想过去是幸福,畅想未来是希望。千里迢迢,路漫漫,能否与君携手前往?!一看号码就知道是艾娜发的短信,丁克惊喜万分,睡意全无。她向他主动出击了!他原以为今晚在艾娜和雷平之间会发生点什么,没想到会在自己和艾娜之间发生点什么。他心里乐开了花,嘴上却大声说:“谁他妈的无聊,尽发这种垃圾信息?!”接着他躲在被子里给艾娜回了短信:想着你心动,见着你激动,但千动万动不如行动!我相信有情人终成眷属!
  
  此后的日子,丁克和艾娜你来我往,短信频频,情话绵绵。两人非常默契,只用短信联络,这样更为隐蔽,也更有滋味。丁克把发短信当成了每日生活的寄托,乐此不疲。他俩的关系进展很快,没多久便到了瓜熟蒂落的程度。突然,他接连好几天没有收到艾娜的短信,坐立不安,神不守舍。他不知出了什么事,试着打艾娜的手机,回答是用户已关机。他想是不是短信被老处长发现了,她受到了严惩或管制?他真想前往省城探个虚实。好在几天后艾娜又发来了短信,解释说她手机坏了刚修好。他悬着的心才算落到了实处。
  
  只有标签的婚姻已没有任何意义,何况丁克有了艾娜作后盾,底气更足。不久,他向文晓正式提出离婚,文晓也不多说什么,两人在离婚协议上签了字。办好手续,丁克便急着发短信给艾娜报喜,艾娜的回复是一连串的“我爱你!”最后,她告诉他,老处长住院了,看来所剩时日不多。等她继承了遗产,就马上同他结婚。丁克看了心花怒放。
  
  相思的滋味让丁克倍受煎熬,他给艾娜发短信,想尽快见到她。艾娜却回复说,她正在医院陪着老处长,有诸多不便;她安慰他再忍耐一下,他们很快就会见面。丁克只好长吁短叹。
  
  又过了些日子,丁克实在忍不住,又给艾娜发短信,以急切的口吻要求见面,并说哪怕见一分钟也好!艾娜只好同意了,与他约定了见面的时间和地点。
  
  丁克打点行装,匆匆赶到省城,找到红玫瑰咖啡屋,还没进屋,他就透过玻璃窗看见了艾娜,她今天打扮得格外漂亮。丁克心里像揣了只小兔,嘭嘭地乱跳。他进了门正想与艾娜打招呼,艾娜却不胜惊讶地望着他:“你怎么来了?!”那样子不亚于发现了外星人。丁克听她这么问更是吃惊:“我们不是约定在这里见面吗?!”艾娜愣怔片刻,捂着脸冲出了大门。等丁克追出去,艾娜已坐上出租车走了。丁克被眼前的变故搞得晕头转向,半天没回过神来。突然,他的手机响了一下,是艾娜发来的一条短信:对不起!我把你和雷平的电话号码弄错了!
  
  丁克一看,脸都气歪了。都怪自己不自量力,白日做梦,真是报应啊!他有气无力地沿着江边走去,双眼失神,脑袋一片空白。突然,他停住脚步,呆呆地注视着前方:两个熟悉的身影正手挽手地朝路旁的别克车走去,那不是文晓和雷平吗?!他躲到树后正想瞅个究竟,别克车已载着他俩绝尘而去。他俩怎么会搅在一起?丁克急忙给信息灵通的黄发打电话,黄发果然知道这事。
  
  原来,离婚后,文晓很郁闷,睡眠不好,白天走路都有点恍惚。一天她横穿马路,被开车赶时间的雷平撞了个正着。雷平立即送她上医院,好在伤势不重。雷平一个劲地向她赔礼道歉,而她却说是自己的错,不怪雷平。雷平是第一次见到如此善良、宽容的女子,顿生好感。结果文晓住院几天,雷平便陪了几天。他们话语投机,互诉衷肠,文晓倾诉了婚姻的不幸,雷平则透露了婚姻的难言之隐:一个只能同甘不能共苦的女人,在他生意处于低谷时弃他而去。好在他生性刚强,重整旗鼓,东山再起。不幸的婚姻经历,像一条纽带把他俩连在了一起。昨天他们一起去了省城谈生意,听说回来后就要办理结婚登记……
  
  听到这里,丁克脑袋“嗡”的一响,眼前一黑,瘫软在地上……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