汇发国际线上娱乐
故事会笑话 第一推荐 中篇故事 阿P幽默 幽默故事 3分钟典藏故事 民间故事 海外故事 汇发娱乐 开卷故事 悬念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故事会 > 汇发娱乐 > 给公公做媒

给公公做媒

时间:2016-02-27 作者:未详 点击:

  一
  
  前河村有个小有名气的老头叫柳贵,他会唱渔鼓,每逢过年过节或是农闲的日子里,附近几个村子里的人就会轮着去请他唱渔鼓。唱渔鼓又说又唱通俗易懂,柳贵说唱的都是一些老段子,什么《薛刚反唐》、《时迁偷鸡》、《平贵回窑》之类的故事,在缺少文化娱乐的贫困山区还是很受欢迎的。
  
  令山民们感到遗憾的是,近两年来,柳贵不再唱渔鼓了,因为他老伴在他五十岁这年不幸害一场大病死了。从此,柳贵就郁郁寡欢,像掉了魂似的,哪还有心思唱渔鼓?一开始,村里人以为他过一段时间就自然会好起来的,可一晃两年过去了,柳贵还是快活不起来。人们这才醒悟,柳贵还不老,又身强力壮,他身边还需要个女人。于是,有那好心的婆婆、姥姥、大妈、大婶就开始给他物色对象了。
  
  果然,一提到给他找个老伴儿,柳贵的眼睛就亮了。做媒的人心里笑了,没估摸错啊!俗话说心病还须心药治哩。可婆婆、姥姥、大妈、大婶给柳贵找的“心药”他一个都没看上:有的长得有些过不去,有的有病,有的好吃懒做……
  
  最后,偏是摆渡的邱驼子给柳贵牵的线让他动心了。女的是个寡妇,叫何冬梅,就住在河对岸的韩村,和邱驼子是表兄妹。邱驼子见柳贵人老实,又一表人才,和表妹蛮般配,就把心里的意思给表妹说了,当然,他也没隐瞒柳贵比她大十岁的事。
  
  “是不是唱渔鼓的那个柳贵?”冬梅明知故问地一笑。她也听过柳贵的渔鼓,知道那男人比她那死去的丈夫长得还帅。
  
  “不是他还能是谁?”邱驼子知道表妹心里肯了,就说,“我过河去把他接来,你俩还是当面谈吧。”
  
  第二天天气不错,邱驼子找到柳贵把他接过河,送到了表妹家里。刚一见面,柳贵就大吃一惊。早听说韩老二的堂客长得那个叫乖乖,这一看真是名不虚传哪!邱驼子说表妹四十二岁了,可细皮嫩肉怎么看也不过三十五六呀……心里一喜竟盯着女人忘了打招呼,看得何寡妇脸一红赶忙说:“柳大哥……请、请坐……”
  
  “嘿嘿……”柳贵这才不好意思地一笑,说了句令何寡妇莫名其妙的话,“果然,果然……”
  
  邱驼子要摆渡先走了,何寡妇弄了几个下酒菜招待柳贵,二人一边吃一边谈。都是过来人了,谈着谈着也就不生分了。柳贵说他喜欢冬梅,只要她不嫌他年纪大,他愿意娶她;冬梅说她也喜欢他,但不能嫁过河去,只能招个上门女婿。因为婆婆在韩老二死后哭瞎了眼睛,她不能扔下婆婆不管;另外还有两个读书的孩子……说到这里,冬梅哭了:“家里开销越来越大,我一个女人哪能支撑得起?所以就想给孩子们找个上门的后爹。可来相亲的人都不愿当上门女婿,呜……”冬梅这一哭,哭出了一个漂亮女人的很多无奈,也把柳贵的心哭软了。于是他心疼地对冬梅说:“别哭了,我答应你当上门女婿。”
  
  “当真?……”冬梅仰起好看的丹凤眼盯着他问。
  
  “我还能骗你?”柳贵说他就一个孙子,六岁了,儿媳妇能照管好孩子,家里没他也行。回去后他给儿子和儿媳妇说说,然后挑个好日子就过来。
  
  “老柳……”一激动,冬梅的眼里就涌出了泪花。
  
  二
  
  柳贵拐到镇子上称了肉,买了鱼,回家后又杀了一只公鸡,下厨弄了一桌饭菜。儿子大山和儿媳妇春枝从地里回来见了好惊奇,问弄这么多好菜有啥喜事?柳贵说还是边吃边谈吧。
  
  平日里吃饭难得有这么多好菜,柳贵给孙子夹了个鸡大腿,又忙给儿子和儿媳妇夹菜。小两口相互望了一眼,春枝这才一笑说:“爹,有啥事您就说吧!”
  
  “急啥?有的是时间。来,喝酒!”吃着喝着柳贵就是不开口,三杯过后酒上了脸,他这才借酒盖脸将他与何寡妇的事说了。说到最后,柳贵不好意思地说:“我还不、不老……身边没个伴儿,日子难、难挨……”又说,“就隔一条河,我会常、常回来的……”
  
  啊!小两口大吃一惊,万万没想到爹这么一把年纪了还想女人,难怪妈死后他不开笑脸呢!难怪经常有婆婆、姥姥、大妈、大婶找他呢,原来是给他当月老……小两口只管想心事,低着头谁也没吭声。柳贵见了就说:“我知道你俩一时不好表态,那就等你们商量后再给我一个准信吧……”
  
  谁知一连几天,小两口都苦着脸不和他说话。心里一急,柳贵就问儿子:“你俩商量得咋样啦?”
  
  “我不同意!”大山恼火地说,“爹去当上门女婿,儿子的脸往哪儿搁?您不怕丑我怕!”儿子说完扭头就走,把个柳贵惊得直发呆:怎么啦?一向孝顺的儿子怎么变了个人似的!
  
  正当柳贵坐在堂屋里抽闷烟、生闷气的时候,春枝来了。她脸上挂着一丝忧郁,望着公公叹了口气,这才端了把椅子坐在一边说:“爹,这事也难怪大山,他好难呀……”
  
  春枝说,她本人很同情爹,对爹找老伴也没意见。只是,找何寡妇不行。一是大山说的当上门老女婿太打眼,惹人瞧不起,让人笑话呢;二是何寡妇有两个未成年的孩子,还有一个瞎眼婆婆,爹过去后一家的担子就自然落在了他身上,这哪是当女婿呀?分明是帮何寡妇养家;三是爹是有孙子的,柱儿才六岁,爹抛下亲孙子不管而去替别人养孩子,这于情理上说不过去;四是……春枝说了六大不宜,说得柳贵张不得口,他也说不过读过初中的儿媳妇,只好保持沉默。最后,春枝又说:“爹,我理解您,爱美之心人皆有之。何寡妇是长得好看,可那么多喜欢她的男人为什么都不愿去?是因为那些男人仔细地想过其中的利害关系。爹,您为什么不仔细想想呢?凭爹的才气和相貌,还怕没个中看的女人当我的第二任婆婆?”
  
  儿媳妇走后,柳贵越想越气。为了反对他再婚,儿子来硬的,儿媳妇来软的。小两口一定是商量好了,前后夹攻给他施加压力!唉,人一老就不值钱喽!
  
  午休时,柳贵躺在靠椅上想心事。春枝说的那些话也不是没理儿,如果硬要去当上门女婿的话准会和小两口闹翻,以后就难进这个家门了,柱儿也不会认他这个爷爷了;至于他辛辛苦苦把何寡妇的孩子抚养成人,孩子日后认不认他这个后爹也难说,亲骨肉都不养父母的还多着呢……想呀想呀脑壳都想痛了,柳贵还是拿不出个两全其美的办法来,只好抽着闷烟长吁短叹……
  
  第五天,正当他要过河去找何寡妇拿主意时,令柳贵怎么也没想到的是,儿媳妇却对他说,她认识一个离了婚的女人叫万金秀,是后河村人,长得还不错,四十五六岁年纪,和爹很般配。她先带大山去偷看了一下,大山说要得。这样她就去了万金秀家,对她说明了来意。万金秀听了觉得好笑,说哪有儿媳妇给公公做媒的?她说是给自己找婆婆,因为儿子没奶奶带。经过一番交谈,万金秀最终还是答应了。万金秀说听渔鼓时见过爹,对爹的长相中意,就是不知道爹看不看得上她。
  
  “啊?”柳贵大吃一惊,觉得媳妇太不像话,没大没小地竟敢给公公当月老,简直莫名其妙!一生气就要出门。
  
  “爹!”儿子大山挡在门口说,“行与不行,你还是听春枝把话说完了再走也不迟嘛。”儿子这一挡驾走不了啦,柳贵不想闹僵父子关系,只好又坐了下来。
  
  春枝说,万金秀之所以离婚,是因为在广州当建筑包工头的男人养了个二十来岁的二奶,又生了个男孩。他和万金秀只有一个出了嫁的女儿,为了延续祖宗香火,他求万金秀答应离婚,乡下的楼房归她,家里的东西也归她。万金秀知道不离不行,就哭着答应了。可她还不老,又有一幢楼房,也想招个上门女婿过下半辈子。是春枝开导她,她才打消了招上门女婿的念头,愿意嫁到柳家来。说到这里,春枝一笑说:“爹,我和大山考虑您还没见过万金秀,所以就把她带来了。”春枝的话刚说完,大山就朝他的房里喊道:“万阿姨,到堂屋里来吧!”
  
  “啊!”柳贵又吃了一惊,也忘了起身迎客,只见一个不胖不瘦的白净女人有点害羞地朝他走来。柳贵紧张得说不出话来,脑壳里一片空白,也没听清大山和春枝跟万金秀说了些什么……
  
  万金秀走了后,春枝问公公对女人的长相还满意吧?柳贵说:“我、我没看清……”
  
  “嘻,我就知道爹会说这话。”儿媳妇一笑就拿出个纸包给他说,“这里边包着万金秀的照片和生辰八字。”
  
  三
  
  两个女人搞得柳贵寝食不安,娶谁好?他爱何寡妇的俊俏和柔情,可又觉得儿媳妇的话没错,何寡妇的生活负担太重,又是上门当女婿,自己未必称心;万金秀虽然没有何寡妇俊俏,但女儿嫁在外乡不要她管,经济条件不错,还有一幢楼房,更理想的是她愿意嫁到柳家来,这样一家人就不会分开了……可想来想去,柳贵还是觉得难舍何寡妇,睡梦里她总是在他眼前晃来晃去,把万金秀挤得远远的。“唉……”柳贵不住声地叹气,这才领会到渔鼓中“不爱江山爱美人”的一句唱词不是瞎编的。美人勾去了皇帝的魂,何寡妇也勾去了他的魂哟!
  
  照片上的万金秀并不丑,柳贵看了好几次,可就觉得她没何寡妇那味儿……咦!柳贵忽然想到,媳妇不是把万金秀的生辰八字给了他,何寡妇的生辰八字他是问过的,既然两个女人的生辰八字他都知道,何不请镇上算命的孙瞎子给他合一个“八字”?一想到这里,柳贵心里就轻松了许多:一切听从天意吧。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