汇发国际线上娱乐
故事会笑话 第一推荐 中篇故事 阿P幽默 幽默故事 3分钟典藏故事 民间故事 海外故事 汇发娱乐 开卷故事 悬念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故事会 > 汇发娱乐 > 追查匿名信

追查匿名信

时间:2016-02-17 作者:未详 点击:

  一
  
  省电力局接二连三地接到举报信,说县局职工王力宏违章操作,不幸电击身亡,而县局领导却隐瞒不报,蒙混过关,照拿精神文明建设奖不误。举报信是匿名寄的。
  
  省局纪检委书记老马是位刚正不阿的廉洁干部,一向嫉恶如仇,知道后立即表态:这可是重大安全责任事故,一票否决。于是,他立即成立调查组,风风火火地从省城赶到县局,进行深入细致的调查。
  
  出于工作性质的需要,老马这次来之前没有和县局领导打招呼,而是在县城临时找了个招待所安顿下来。他要出其不意,攻其不备。
  
  没想到,明查暗访后的结果竟让老马大吃一惊,全体职工一致反映王力宏没有死。从他们的神色和表情上看,不像在说谎,明察秋毫的老马也看不出任何破绽。
  
  职工们生怕调查组不信,把老马他们领到正在室外作业的职工王力宏面前。王力宏一米八七的大个子,壮实如牛,一个活生生的大人就站在那儿,这还有什么值得怀疑呢?
  
  老马主动上前和他唠了几句嗑儿。由于病后留下后遗症,王力宏说话不太顺溜,但问他的话都能应答下来,分毫不差。询问中老马也没有发现王力宏有丝毫紧张和不安的感觉。
  
  回到住处,老马重新把举报信拿出来,放到桌面上,对照上面的字迹认真研究起来。举报信是用学生作文纸写的,皱皱巴巴,短短几句话,却让人看起来有些费解:
  
  遵(尊)敬的省级(局)领导:
  
  我县电力局纸(职)工王力红(宏)被电死,县局领导妻(欺)骗你们,照拿文明单位奖金。
  
  志(知)情人
  
  老马有些奇怪,从检举信上歪歪扭扭的字体和很多错别字看得出来,“知情人”的文化层次很低。但从字迹上看还算工整,一笔一划,写得很认真,不像是搞恶作剧。让人不可思议的是,信封上的收信人地址和邮政编码竟没有一点差错,而且没有落款,那是有意让你不知是何人所写。
  
  凭老马做纪检工作多年的经验推测,举报人一般害怕打击报复,不敢实名举报。同时,也害怕对方进行笔迹鉴定,经常是故意潦草字迹或用错别字代替,有意降低文化层次,隐藏个人身份,那么这个举报人到底是谁呢?
  
  这时,老马也隐约感到这个案件背后的复杂性,并不像来的那时候想得那样简单,只要搞个突然袭击就能解决问题。他经过慎重考虑,决定找县电力局王锋局长当面锣、对面鼓地把问题全部摊开,看他有啥反应,或许能从中发现什么蛛丝马迹。
  
  二
  
  大约过了一袋烟的工夫,王锋局长来了。一见面,王锋局长客套地说:“马书记亲临一线检查工作,怎么事先也不打个招呼?你们大老远从省城到我们这穷乡僻壤,我们这些做基层工作的,怎么也得好好招待一下远道而来的客人呀!”
  
  老马也礼节性地笑了笑,开口说道:“工作性质如此,身不由己啊!纪检工作是唱白脸,得罪人的活儿,没办法。这次调查也是履行我们的职责,公事公办,请王锋局长多多谅解呀!”
  
  几句话后,老马直奔主题。他说了这次明查暗访的缘由,主要是来证实一下有关举报信的真实程度。他还把这次调查的整个过程也简单地向王锋局长叙说了一遍。
  
  王锋局长听着听着,不由得脸色变得有些难看,很不高兴:“这简直是无稽之谈,捏造事实!马书记你千万别信那一套!”老马有些吃惊地看了他一眼,没有正面回答。
  
  王锋局长这时也发觉自己刚才说话有些不太得体,态度逐渐缓和下来,但口气还是很硬:“王力宏是经过人工呼吸救过来的,现在活得好好的,他还是全勤工作的主力队员呢!这不是你也看到了吗?”接着王锋局长话题突然一转,又诉起苦来:“全局二百多号职工,他们素质参差不齐,众口难调啊!十样好处,一样给不到,就翻脸啊!我这个局长也不好干呀!”
  
  不知不觉已到中午,王锋局长要到豪华酒店招待老马和调查组人员,老马坚决不肯。
  
  第二天上午,老马向王锋局长说了调查组的下步工作打算,要印发一个《征求意见表》,另外还要和职工面对面地单独谈话,以便全面细致地调查王力宏事件的真伪。
  
  因为省公安厅有位笔迹鉴定专家和老马说过,无论举报人怎样故意潦草字迹或用错别字代替,或多或少总会体现出自身运笔轻重缓急的内在规律,在专家眼里是很难蒙混过关的,所以老马要征集一下笔迹回去进行鉴定。
  
  省局纪检领导和县局职工面对面谈话,这在县电力局还是第一次。通过一连几天的谈话,职工们还是那句老话,几乎异口同声地说:“王力宏真的没有死,我们不会欺骗上级领导。”
  
  调查到王力宏本人时,王力宏似乎情绪有些波动,他结结巴巴地说:“今后谁如果再说我已经死去,我就和他刺刀见红!”
  
  事情发展到这种地步,老马也感到问题的严重。人家王力宏活得好好的,为什么要举报他死了呢?出于对纪检工作的特殊敏锐性和高度责任感——无论如何,自己也要见识见识这个神秘举报人,这人究竟是出于不可告人的目的而虚假举报?还是另有什么隐情?
  
  回到省城,老马立即找到笔迹鉴定专家,对带回来的283份《征求意见表》中的字迹逐份鉴定,看是否有人和举报信写的字迹相吻合的。找到举报人,便可弄清王力宏事件的真相。
  
  奇怪的是,这283份《征求意见表》竟然没有一份字迹和举报信的字迹相吻合。老马甚至有些怀疑,是不是鉴定中出现了问题?
  
  笔迹鉴定专家笑了笑,满有把握地说道:“那是不可能的,我平生中还没犯过这种低级错误。这里面肯定没有写匿名信的那个人,你还是从局外人中再考虑考虑吧。”
  
  人家在暗处,你在明处。一个小县城四十万人口,去找一个隐藏很深的匿名举报人,如同大海捞针。到哪儿去寻找呢?老马短时间内还真制定不出来什么切实可行的查找方案来。
  
  可是,举报信还是照寄不误。还是那点内容,弄得老马和调查组人员有些焦头烂额,无所适从。
  
  几天后,老马再次带着调查组来到县局,对王力宏本人身份进行了重新“鉴定”,结果也没有发现什么差错。王力宏没有父母,就老哥一个,有他的邻居作证。
  
  就这样,老马调查组几经来回调查都无功而返。折腾大半个月,他觉得有些被愚弄似的,决定暂时回到省城休整一下,以备再战。
  
  临走时,王锋局长紧紧握住老马的手,嘴里说道:“欢迎调查组下次再来!”望着老马调查组越野车离去的背影,王锋局长心里别有一番愁滋味:都是让匿名举报信给闹的!说到底,这一切都是起源于王力宏事件……
  
  三
  
  这时,王锋想起了新婚的妻子刘惠娟。她是县律师事务所的专职律师,三十多岁,年轻貌美,工作勤奋,雷厉风行,且具有预见性。她和离婚不到一年的王锋局长新近结婚。王力宏事件就是她背后一手策划的。
  
  原来出事那天,有人说王力宏中午违规喝酒,下午又稀里糊涂地带电操作,结果遭到电击致死。王锋乍一听这个消息,吓得腿都不好使了。
  
  那天正好是周末,王锋准备和刘惠娟下午一道到省城去看望岳父岳母。正巧自己和前妻生的儿子小虎正放暑假,便顺路送他到在省城南关区居住的前妻那里小住一段时间。没想到出门不久,就听到王力宏的事。
  
  刘惠娟知道这个突发事件后,当机立断,让丈夫坐车火速赶到事发现场,立即组织人员给王力宏做抢救。她又给县医院打电话,让120救护车立即赶到事发地点,拉着王力宏到省城医院抢救。
  
  与此同时,王锋局长通知班子成员也迅速坐着单位面包车在中途会合一同前往。考虑到小虎会晕车,刘惠娟就让他坐到面包车的副驾驶位置上,待回头再送他去亲妈家。
  
  为临时应急,刘惠娟另外坐出租车紧随后面,用手机遥控指挥丈夫,抓好抢救工作。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