汇发国际线上娱乐
故事会笑话 第一推荐 中篇故事 阿P幽默 幽默故事 3分钟典藏故事 民间故事 海外故事 汇发娱乐 开卷故事 悬念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故事会 > 汇发娱乐 > 承诺

承诺

时间:2016-02-18 作者:未详 点击:

  听到小外孙在床上啼哭,胡玉秀连忙跑出厨房,撩起围裙的下摆一边擦手一边跑进卧室。她抱起孩子一看,发现他又尿湿了。胡玉秀疼爱地拍拍孩子的小屁股,刚刚换好尿布,一位漂亮的姑娘推开门走了进来。
  
  胡玉秀疑惑地看着她:“请问,你是……”
  
  姑娘笑着掏出了一张名片:“我是电视台‘人间情’栏目的记者许可。”胡玉秀疑惑地让许可坐下。许可告诉老人,有位叫曾为的老人从美国回来,说要见见他年轻时的恋人胡玉秀。整整六十年痴情还在,记者十分感动,帮曾为老人寻了三个街区,查了五个派出所的电脑资料,好不容易才找到这儿。胡玉秀淡淡一笑,摇了摇头,说她的记忆中根本就没曾为这么个人,更没什么熟人在美国,那位姓曾的老人一定记错了。
  
  许可遗憾地走了,胡玉秀的眼睛却湿润了。曾为虽然陌生,但那个让她魂牵梦绕思念了六十年的二狗却还在脑海中鲜活着。就在昨天晚上,她还梦见了他。梦境依然是故乡的小河,升起的月亮像一个玉盘,晶莹明澈。她和穿着军装的二狗坐在老槐树下,听着草丛中虫儿的低鸣。二狗突然冲动地抱住了她:“玉秀,我好爱你……”胡玉秀害怕让人看见,轻声惊叫着:“别……二狗,别……”胡玉秀的梦话吵醒了女儿美美。开灯一看,美美赶紧从对面床上跑过来摇醒了她:“妈,您又做梦看到二狗大爷了?”胡玉秀的眼泪扑簌簌掉了下来,直到天明没再合过眼。今天一大早,居然就有人找上门来了,难道?……
  
  快八十岁的人了,胡玉秀身子骨也虚了,时常觉得心脏有点发闷、发堵。等孩子在摇篮里睡着,玉秀淘米拣菜,忙了一上午,做好中饭时,她突然感到胸口有些不舒服,想去沙发上坐着歇歇。不想,人还没坐下,她胸口一紧,一跤摔倒在地。美美正好下班,一见妈妈病了,美美赶紧打120电话叫来了医生。当天下午,胡玉秀就住进了医院。打过针吃过药,胡玉秀的感觉才稍稍好了过来。她伸手把美美拉到病床边坐下:“美美,也真怪了,昨晚我梦见了二狗,上午电视台就来了人,说什么美国来了个曾为找我……”
  
  美美十分惊讶:“妈,这可能吗?二狗大爷去了台湾,美国有什么人会找你?人家一定是弄错了。”
  
  美美和丈夫单位的效益都很好,工资奖金高,小日子过得不错,对美国来的客人没有多大兴趣。可玉秀心里却还是不平静,她不认识曾为,可二狗也可能从台湾再去美国呀!想到这儿,玉秀让美美给许可打个电话,如果曾为愿意,她想见见曾为,希望能从他那儿获得二狗的线索。
  
  美美扑哧乐了:“妈,您又来了!六十年都没相见,您还想着二狗大爷?真是痴情不改啊!”
  
  美美嘴上感叹,心里也很感动,接过妈妈递给她的名片立即给许可打了电话。许可遗憾地告诉她,上午她见了胡玉秀老人后,立即回到宾馆把见面的情况告诉了曾为。老人久久不语,下午,曾为老人在儿子的陪同下,来电视台道了别,然后一同去了广西桂林。美美问许可,老人还会不会回来?许可说,老人没有表示,但从老人恋恋不舍的神态来看,还存在再次回来的可能。美美把妈妈的想法告诉了许可,说如果曾为老人再次来了,希望电视台安排一下,让两位老人见见面。
  
  第二天上午,许可来了医院。胡玉秀赶紧坐了起来。
  
  许可问:“大妈,您记忆中的确没有曾为这个老人?”
  
  胡玉秀淡淡一笑:“姑娘,大妈我年纪一大把了,还给你说假话?”
  
  许可托起了胡玉秀的手:“大妈,我可没这个意思,曾大爷倒在怀疑哩,说你就是他过去的玉秀……”话还没说完,许可从挎包里掏出了一帧发黄的照片。胡玉秀接过去一看,脸色一下变得通红,全身也剧烈颤抖起来。在一旁还没明白发生了什么事的美美惊得跳了起来:“妈,你怎么了?”
  
  胡玉秀张了张嘴,一头倒了下去。
  
  许可马上找来了医生。
  
  经过一个多小时的紧张抢救,胡玉秀终于醒了过来。她指着照片上英俊的青年军人,告诉美美和许可说,照片上的人就是二狗。美美愣了,许可也是一惊,问昨天上午胡玉秀为什么不愿意承认?胡玉秀说,曾为当兵走时名字是二狗,六十年前,村里人都这么叫。但他为什么改了名,后来又为什么去了美国,她根本就不清楚。有了明确的结论,许可立即拨通了桂林旅行社的电话,让对方帮助查找一下曾为老人的去向。当天晚上,桂林旅行社就回了电话,说他们在富丽大宾馆找到了曾为。许可让对方告诉老人,胡玉秀就是老人要找的年轻时的恋人,让他们赶快回来。
  
  第二天下午,一个高鼻子蓝眼睛的年轻人走进了医院。他抱着一大束鲜花,还大包小包地带来了许多礼品。
  
  胡玉秀赶紧把手伸了过去:“你、就是曾为的儿子?”
  
  年轻人微笑着点点头。他拉着胡玉秀的手,亲切地告诉胡玉秀,他叫维利,是曾为的儿子。接到旅行社通知说找到了他爸爸年轻时的恋人,他爸立即催他买好了上午飞过来的机票。今天中午,他们飞了回来,住进宾馆后,他爸特意让他去买了许多礼物。临行时,他爸不知什么原因,又变卦说不来了,只是让他来看看老人就行。说着,维利掏出了一沓美钞,放进了胡玉秀手心。胡玉秀愣了一愣,默默闭上了眼睛,泪水却从眼缝中潸然而下。病房里静得出奇,美美的心顿时揪得铁紧,赶紧扶住妈妈的肩膀:“妈,您没事吧?”
  
  胡玉秀突然睁开眼睛,抓起那沓钞票愤怒地丢在地上,然后冲维利大声叫喊:“你滚,你快点滚!”
  
  变化突如其来,美美和维利吓得脸都青了,他们正想说几句安慰的话,胡玉秀突然一声惨叫,又昏了过去。维利赶紧拨通了他爸的手机,过了一会,胡玉秀再次给抢救了过来。她睁开眼时,维利搀扶着一位步履蹒跚的老人走了进来。他冲旁边的美美礼节性地点点头,然后坐到了胡玉秀跟前:“你、真的是胡玉秀?”
  
  胡玉秀点点头:“你是二狗?”老人颤抖着张开了臂膀,看了看一边的美美,手臂又垂了下来:“玉秀,你还记得我们当时的承诺吗?”
  
  胡玉秀又闭上了眼睛。
  
  那是一段刻骨铭心的往事啊!那一次分手,两人信誓旦旦,今生今世,对方就是自己唯一的最爱,一定要等到穿上新嫁衣的那一天。二狗走后,部队撤到了台湾。胡玉秀的父母逼女儿另外再嫁,胡玉秀性子刚烈,竟然跳进了村前的小河。被救之后,胡玉秀向父母表示,二狗不回来,她终生不嫁!父母怕她再想不开,只好含泪妥协。就为了这个承诺,她思念了整整六十年,而且再也没尝过爱情的滋味。可这个没心没肺的二狗,说是回来找她,最后竟然连面都不愿见!
  
  一阵发堵的痛苦袭上胡玉秀心头,她皱着眉再次睁开了眼睛:“二狗,往昔如梦啊,什么我都不想说了,你只告诉我,为什么不愿意见我?”
  
  二狗又看了看美美,轻声说:“你已经成家了,我怕打扰你……”
  
  胡玉秀突然来了精神:“你是说美美?告诉你,我为你守到五十,忍不住孤独,才去民政局领养了美美,可你……”胡玉秀打住话头,扫了旁边的维利一眼。
  
  二狗浑身一颤:“维利也是个孤儿,和我一起生活才十五年……玉秀,我从部队退役后,一直两手空空,羞愧难言,想去美国寻找机会,赚点钱再回来看你。可老天总是不如人愿。我知道自己的日子不多了,才下决心回来。昨天听记者说找到了你,我又高兴又痛苦,以为……”什么都明白了!胡玉秀全身一颤,突然扑倒在二狗怀里。二狗紧紧地抱住了她,颤抖着把一张没有了血色的嘴唇凑了过去。胡玉秀闭上眼睛,露出了幸福的微笑。许可调好了拍摄角度,就在这时,美美却感到有点不对劲,探手往妈妈头上一摸,惊恐地叫了起来。
  
  胡玉秀带着满足而安详的微笑,再也没有醒来。二狗告诉维利,一生的等待,他只给了爱人一分钟,不想再回美国去了。他要留在这儿,一直陪伴着玉秀的灵魂。维利理解老人,他和美美去两位老人原来的村庄,买了一小块向阳的空闲山坡。胡玉秀入土之后,他们又为二狗在胡玉秀的坟边盖了一幢小小的砖屋。
  
  从此以后,路过那儿的人总会看到二狗靠在坟前轻声诉说,那神态真诚而动情……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