汇发国际线上娱乐
故事会笑话 第一推荐 中篇故事 阿P幽默 幽默故事 3分钟典藏故事 民间故事 海外故事 汇发娱乐 开卷故事 悬念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故事会 > 汇发娱乐 > 靠山倒下之后

靠山倒下之后

时间:2013-09-12 作者:未详 点击:

  靠山倒了
  
  孙林是大一的学生。这天晚上,他正躺在宿舍的床上,失神地望着天花板。突然,桌上的电话响了,他一惊,忙从床上跳起来,拿起了话筒。只听得电话里一个低沉的声音说:“你好,请帮我找一下孙林同学。”
  
  孙林的精神一振,他听出来,这人正是他的资助者—陈洪源。
  
  陈洪源是一家私企老板,当初孙林考上大学后,没钱交学费,眼看离自己的梦想越来越远。这时,刚巧陈老板听说了这件事,伸出了援助之手,才圆了孙林的大学梦。听说陈老板同时捐助了好几个学生,每个月初,他都会寄出生活费,可这个月都到了下旬,孙林也没收到钱。现在陈老板打来电话,应该就是为这事吧?
  
  这时,电话那头的陈老板发出一声沉重的叹息,然后说出一番令孙林震惊的话来。原来,就在不久前,陈老板的一大笔资金被骗。现在,他的工厂破产了……
  
  听到这个消息,孙林就像挨了一闷棍,脑子直发懵。他结结巴巴地问:“那我……那我……”
  
  陈老板的声音很低沉:“我这次打电话,就是想对你们说声对不起,我实在没有能力继续帮你们了。”孙林急了,捏着话筒,语无伦次地说:“那我……我怎么读书啊?我……我怎么办啊?”电话那头沉寂了一会儿,陈老板接着说:“我尽我最大的努力,给你们每人寄了一个月的生活费,以后,就要靠你们自己了。记住,你们能考上大学不容易,无论到什么时候也不要放弃……”
  
  陈老板还在继续说着,可孙林已经什么都听不进去了,只觉得脑子“嗡嗡”乱响,好像有一万只苍蝇在围着他转。完了,这才是天降横祸,他进入大学还不到一年,学业刚完成不到四分之一,可是靠山却倒了。他该怎么办?
  
  再过几天,这个学期就结束了,等下个学期开始的时候,他就面临学费的问题,那可是一笔天文数字啊。几天来,孙林一直昏昏沉沉的,不知道自己该干些什么。
  
  没有靠山的日子
  
  一天傍晚,孙林漫无目的地走在大街上,望着喧嚣的城市,他感到浑身上下没有一点力气。他一屁股坐在马路牙子上,禁不住悲从中来,流下眼泪。
  
  街上来往的行人很多,都好奇地看着他,孙林只顾伤心,也不管别人的眼光,越哭越厉害。这时,一个男人在他面前停下脚步,看了一会儿,走上前大大咧咧地问:“兄弟,什么事这么想不开?跟大哥我说说?”
  
  听见他这么一问,孙林就像见了亲人一样,哭得更伤心了,哽咽着把事情原原本本地说了一遍。
  
  男人听完,忽然伸出双手,在孙林的身上又摸又掐。没等孙林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男人又结结实实地给了他一拳头。
  
  孙林吃了一惊,正想发问,却见男人满意地笑了,说:“兄弟,这都什么时代了?想赚钱还不容易?跟我走吧,包你能赚到学费。”
  
  这人告诉孙林,他叫王德龙,开了一家“出气吧”。原本就是在店里面摆一些橡胶制的假人,还有一些旧家具,让一些心情不好的人到这里来,打打橡胶假人,砸砸家具,花钱买个痛快。不过最近这段时间,“出气吧”里生意清淡了许多,不少客人都说打假人没劲,要是能打真人才过瘾,还要求王德龙找两个人来挨打。王德龙一想这倒是个新点子,于是开出很高的价钱,找到几个人,但都干不了几天,就因为受不了皮肉之苦走了。王德龙只好天天自己上街招兵买马。他见孙林赚钱心切,身体又够壮实,便想让他去自己的店里做活靶子。
  
  孙林这才恍然大悟,原来,刚才王德龙是试试自己是否够强壮。他犹豫了一下,可随即想到:只要能凑够学费,就算天天挨打又能怎样?想到这里,他把心一横,问:“我可以去当拳靶子,但你能给我多少工资?”
  
  王德龙说:“我一天给你一百块,还包吃包住。怎么样?不少吧?”
  
  一天一百块,一个月就是三千块,三分之二的学费赚到手了。孙林咬了咬牙,说:“行!”
  
  从那天起,孙林就成了别人的发泄对象。为了保护他不被打伤,王德龙专门为他配备了防护衣和头盔,可即使这样,每天“工作”过后,孙林的身上也要多上好几块淤青。这时候,他总是想起以前那些有人资助、无忧无虑的日子,现在如果能有人帮他一把,或者给他一两句安慰的话,该有多好啊!
  
  这天晚上九点多钟,来了一个年轻人,神情抑郁,嘴里喷着酒气,看上去喝多了,说要打人发泄一下。孙林急忙穿戴护具,准备上前挨揍,却听那年轻人说:“等一等,不许你戴这玩意儿。”
  
  年轻人冷着脸,一伸手从口袋里掏出一沓钱来,在孙林面前摆了摆,说:“我今天心情不好,就是想真的打人,你要同意,就实实在在挨我三拳,这两千块钱就是你的了!”说完,手一松,百元的票子洒落一地。
  
  孙林看着地上的钱,心怦怦地狂跳起来。只需要挨三拳,学费的问题就彻底解决了,就算被打得头破血流也值啊。他弯下腰去把钱捡起来,然后把护具甩在一边,说:“你打吧。”
  
  年轻人凶狠地扑上来,拳头狠狠地砸在孙林的脸上,这三拳真重啊,三拳过后,孙林满脸是血,再也坚持不住,扑通一声摔倒在地,昏了过去。
  
  孙林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正躺在医院里。学校同学和许多好心人听说他为了筹集学费,竟然去当别人的拳靶子,都纷纷看望他,还为他捐款。
  
  谁才是靠山
  
  这天,一位外校的学生来到了他的病床前,这人面色黝黑,衣着简朴,一看就知道也是乡下来的学生,他自我介绍说:“孙林你好,我叫黄伟,是林业大学的,我听同学说了你的事情。我想问一下,资助你的人是陈洪源叔叔吗?”
  
  孙林挺奇怪,黄伟怎么知道自己的资助者的名字呢?他无精打采地点点头:“是的,怎么了?”
  
  黄伟疑惑地看着他:“你确定是他?确定是他停止了对你的资助?”
  
  孙林回答说:“是,他说他的工厂倒闭了,他破产了,没有能力继续帮助我。”
  
  “是的,我也接到过他这样的电话。”黄伟挠挠头说,“其实,我也是陈叔叔资助的。上个学期快结束时,他也给我打过这样的电话。不过,后来他又开始资助我了。所以当我听说了你的事情后,我就奇怪,为什么他能继续资助我,却丢开你不管呢?”
  
  孙林大吃一惊,急忙问:“陈叔叔……他还在给你寄钱吗?”
  
  “是啊。”黄伟说,“在开学之前,他把学费和生活费都寄给了我,并且来信说,他的工厂已经起死回生了,所以他会一如既往地帮助我。”
  
  黄伟关切地说:“我怀疑陈叔叔是不是把你忘记了?如果是这样,你提醒一下陈叔叔。他是好人,他还会继续资助你的。”
  
  孙林不由得精神一振,黄伟的猜测不无道理,陈老板资助他们,本来就是出于善心,没有理由厚此薄彼,一定是哪里出现了疏漏。而自己虽然筹够了这学期的学费,可是下学期怎么办?总不能再去挨揍赚钱吧?想起这一个月的痛苦,他就有些不寒而栗。他跳下病床,冲出去找了个电话,拨通了陈老板的手机。他委屈地说:“陈叔叔,我是孙林,我见过黄伟了。您的工厂已经渡过难关了吧?祝贺您啊,可是,您是不是把我忘记了?”
  
  电话那边,陈老板沉默了片刻,才说:“对不起啊,孙林,我并没有忘记你,只是我考虑再三,还是决定不再资助你了。”
  
  陈老板的声音不大,但听在孙林耳朵里,却仿佛晴天霹雳一般。好半天,孙林才支支吾吾地问:“为……为什么啊?陈叔叔……我什么地方做错了吗?”
  
  “小孙,你想过我破产的时候是啥心情吗?说真的,我连死的心都有!”陈老板说,“可是那时候,我资助过的学生都没有再和我联系,只有黄伟这孩子,专门写了封信来安慰我,鼓励我。看了他的信,我落泪了,我的勇气、信心又重新回来了。他是雪中送炭啊。”
  
  孙林的脸一阵红一阵白,想找出什么话来说,可脑子里却一片空白。
  
  “你知道吗,那时候我多么希望,你也能给我一封安慰的信,哪怕一个问候的电话,可是,你没有,一直都没有。”
  
  陈老板的声音很平静,可孙林却觉得自己脸上火辣辣的。那时候,他只顾着沉浸在绝望里,只想着自己怎么渡过难关,他需要的是别人对他的安慰,至于安慰别人,他想都没想过。
  
  陈老板的话还在不断地传进他的耳朵:“现在,骗我钱的人抓到了,我的工厂又开工了,我也有能力重新资助你们了。但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让我不得不好好考虑考虑啊。”
  
  孙林听到这里,手一抖,电话掉了下去,一旁的黄伟急忙抓起电话放回去,嘴里关切地问着:“怎么回事?陈叔叔同意再帮你了吗?”
  
  孙林呆呆地站在那里,心里升起无穷的悔恨,为什么?自己明明得到了人家那么多帮助,可在恩人落难时,自己怎么连一句简单的安慰都忘了呢?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