汇发国际线上娱乐
故事会笑话 第一推荐 中篇故事 阿P幽默 幽默故事 3分钟典藏故事 民间故事 海外故事 汇发娱乐 开卷故事 悬念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故事会 > 汇发娱乐 > 保全活羊

保全活羊

时间:2015-04-29 作者:未详 点击:

  老杨头养了三十头羊,快到年底了,头头膘肥体壮,可老杨头却高兴不起来。
  
  原来呀,五年前,为给老伴儿治病,老杨头向村头的赖老汉借了两万块钱。老杨头打了借条,说好一点一点慢慢还。这五年来,老杨头一有收入,就先想着还钱,陆陆续续也把两万块钱还得差不多了,可就在这时,赖老汉突发脑溢血去世了。他儿子赖宝是个烂赌鬼,欠着一屁股债,安葬完老爹便回家东翻西找,想看看他爹有没有留下什么财产。钱呢,他是没找到,却把老杨头打的借条给找着了。这不,他拿着借条来找老杨头要钱。
  
  老杨头看到赖宝登门,便拍着胸脯说:“大侄子,你放心,我已经还了一万九千七百块了,还差三百块,我把羊一卖,立刻还给你。”
  
  赖宝一听,瞪起了双眼:“杨叔,你这说得可不对,这借条明明写着两万块,你咋只还我三百块呢?说实话,乡里乡亲的,我还没问你要利息呢。”
  
  “啥?两万块?”老杨头急了,“我这五年来,一有钱就还的,你爹可以为我作证啊!”
  
  赖宝皮笑肉不笑地说:“我爹?嘿嘿,杨叔,你把他叫回来对质?”
  
  是啊,人死不能复生,他怎么能作证呢?老杨头一时不知该说什么了,他愣了半晌,可怜巴巴地恳求道:“大侄子,做人要讲良心啊,我这五年来真的还了一万多块钱了。有几次还钱的时候,你不是也看到了吗?你可不能坑我呀!”
  
  赖宝冷冷一笑:“杨叔,我咋不讲良心了?是,有几次,我是看到你给我爹钱,不过,我不知道那钱是咋回事儿呀!杨叔,要不这样,你先还我一万块钱,那一万块钱呢,你另外给我打个借条,晚一点还。”
  
  老杨头一看赖宝不依不饶,不禁恼了:“我就还三百块,其他的,我不会还的,我也没钱还。”
  
  “没钱?你这不还有三十头羊吗?用它们抵账。”赖宝眼睛盯着那些肥羊,口水都流出来了。
  
  老杨头这三十头羊可是有用处的,他女儿还在上大学,这可是学费、生活费呀!他听到赖宝说要动他的羊,一下子火了,“啪”的一声拍在桌子上:“你小子敢动它们试试?看我不打瘸你的腿!”
  
  赖宝看老杨头发怒,心也虚了。他可是听他爹说过,老杨头年轻的时候,空手打死过野猪,就自己这身板,他一拳就能把自己打个生活不能自理。可心虚归心虚,嘴上不能软:“你个老东西,你发什么火,欠钱还有理了?我告诉你,国有国法,我告你去。”他边说边往后退,一出门口,转身就跑了。
  
  老杨头看着赖宝跑远,心想,他应该不会告自己吧?就算他告,他的恶名早已是全乡皆知,法院也不会受理的吧?可是、可是……他如果真的告我怎么办?老杨头心里顿时纠结起来。
  
  几天后,法院的两个人找到了老杨头,告诉他,赖宝真把他给告了,让他十五天之内,写好答辩状。老杨头不知道啥叫答辩状,也不知道法院为啥会受理赖宝的告状,他就跑到乡司法所去问。乡司法所的人听完后告诉他,人家赖宝有借条,这在法律上叫证据。有证据法院就要受理,就要审判。
  
  “那我不就得还他两万块钱?”老杨头只觉得眼前一黑。回到家,他闷着头一个劲地吸烟。
  
  猛地,他想起隔壁村的老王,老王也借过别人的钱,也被别人告上法院,可老王早早就把家里值钱的东西给转移了,等法院判决完,他一摊手:我认账,可我没钱还。到现在,法院的人也拿他没办法。我咋不学学他呢?老杨头打量着家里,家徒四壁,唯一值钱的就是三十头羊,对,就把它们早点卖了,把钱给女儿打过去,到时候,我看他赖宝能把我咋样!
  
  可是,老杨头还是慢了一步。第二天,法院的人和赖宝又来了,法院的人告诉老杨头:“赖宝向法院申请保全活羊,防止你转移财产。从现在开始,你不能卖羊也不能做有损于羊的事儿。”
  
  赖宝在一旁得意地说:“杨叔,从现在开始,你可要好好喂养它们,如果掉膘了或是死掉了,那你可就是违法,要坐大牢的。”
  
  老杨头顿时觉得天旋地转,他喃喃地说:“我的羊,我没权处理了?”
  
  “对,你现在能做的就是好好喂养它们,等到法院一判决,这些羊可就是我的了,嘿嘿!”赖宝看着失魂落魄的老杨头,越发得意起来。
  
  法院的人在一旁看着,都皱紧了眉头,可法律规定他们必须遵守哇,他们只能安慰老杨头,说相信法律会给他一个公正的结果。可老杨头明白,赖宝有借条作证,法官又怎敢违背法律乱判呢?看来这三十头羊是保不住了。
  
  经此打击,老杨头病了。有一天早上,他发烧得厉害,起不了床。三十头羊在羊圈里饿得“咩咩”直叫。
  
  赖宝从这儿经过,急忙翻过院墙,使劲拍打老杨头的房门:“老东西,死了?羊都饿成这样子了,你也不管?我可告诉你,你死不死我不管,那羊要是死了,我可要告得你坐大牢!”
  
  老杨头在床上听了,气得直流眼泪。
  
  又过了几天,一大早,老杨头正准备喂羊的时候,赖宝来了,还带着个大胡子,开着一辆卡车,动静不小,引得乡亲们都过来围观。
  
  老杨头一瞅赖宝,脸肿了半边,眼也成了“熊猫眼”,便问他来干什么。赖宝说,看老杨头这些天病了,喂不了羊,反正法院一判决,这羊也是他的,不如现在趁着价高给卖了。
  
  老杨头没言语,却坐到羊圈门口,闷着头吸烟。赖宝说:“杨叔,你挪一挪,我们好赶羊上车。”老杨头还是不动,也不言语。
  
  赖宝急了,昨天他又输了一大笔钱,旧账未清又添新账,债主不干了,打了他一顿,还限他今天必须还钱,否则就要砍他的手脚。赖宝惹不起对方,只能找到买家,想把被保全的三十头羊给卖了,好还债。
  
  赖宝看老杨头一声不吭,就拿出借条,说:“杨叔,这借条可是你白纸黑字打的。今天我们这样,羊我拉走,借条还你,明天我就去法院撤诉,免得你临老了还要到法庭上受罪,面子重要,是不?”
  
  听了这话,老杨头心动了,横竖这羊也保不住,何必还要上法庭?于是,他站起身来,想要接过借条,赖宝急忙收回借条,塞进裤兜,说:“杨叔,羊一上车,我立马给你借条。反正今天有这么多乡亲见证,你不用怕的。”
  
  老杨头只得坐在门槛上,低着头,他觉得窝心哪!这些羊今早还没吃食,又看着陌生人把自己往车上赶,吓得“咩咩”直叫。老杨头听了,心如刀割,他猛地站起身来,赖宝一见,还以为他要反悔,急忙掏出借条,向他扬了扬。老杨头一看借条,耷拉着脑袋,又慢慢坐下了。
  
  很快,三十头羊被赶上了车。大胡子关好车厢挡板,便跟赖宝讨价还价起来,赖宝哪肯,两个人吵了起来。
  
  正在这时,远远来了两个法官,他们一看这情景,就问赖宝是怎么回事儿。赖宝说这是保全的活羊,现在准备处理掉还债。
  
  法官问:“这羊保全过?”
  
  赖宝确认道:“是,我申请的。”
  
  “那好,把羊赶进羊圈。”法官解释说,这些羊既然依法保全,那就得由法院裁定才能处理,不是谁说处理就能处理的。
  
  老杨头听完解释,赶紧站起身来,打开车厢挡板,羊群一见到老杨头,急忙挨个跳下车,跟着老杨头回羊圈。
  
  老杨头把羊关好,法官走到他跟前,告诉他,马上就要过年了,法院领导安排法官们尽快将今年的积压案件审理完毕。他们见老杨头的案子一直没交答辩状,考虑到老杨头的境况,决定现场审理此案。
  
  于是,法官、书记员各就各位,法官先问赖宝:“你是原告,有什么证据支持你的诉求吗?”赖宝急忙把手伸进裤袋,想把借条拿出来,可这一摸,奇怪了,借条怎么不见了?赖宝急了,上下口袋乱摸,可还是没有。
  
  就在这时,一个小孩说:“爸爸,你看羊在吃纸呢,羊为什么吃纸呀?”
  
  大家的视线一下子都转到了羊圈里面,果然,一头羊正在咀嚼一张纸。原来呀,赖宝刚才得意忘形,借条放进放出,最后竟掉在地上也没发觉。刚才羊群回圈,一头羊发现了这张纸,便一口衔着回圈了。
  
  此刻,羊儿们正饿着呢,见那头羊正美滋滋地咀嚼着纸,也纷纷张嘴过去撕扯。眼见那张纸就要四分五裂了,赖宝见此,大叫一声,一个箭步跳进羊圈,想从羊嘴里抠出借条,不承想一脚没站稳,摔了个狗啃屎,再站起来的时候,满脸沾满羊屎疙瘩,活像个大麻子。
  
  法官忍住笑,再一次问道:“你可有证据支持你的诉求?”
  
  赖宝哭丧着脸,说:“借条被羊吃了,法官,你可是看到的,你要为我做主呀!”
  
  “我只看到羊吃纸,可没看到什么借条。”法官一摊手,“既然你没有证据支持你的诉求,那这案子只能驳回起诉了,退庭。”说完,法官和书记员收拾完毕,转身走了,留下赖宝站在羊圈边,正发愁如何还别人的赌债呢……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