汇发国际线上娱乐
故事会笑话 第一推荐 中篇故事 阿P幽默 幽默故事 3分钟典藏故事 民间故事 海外故事 汇发娱乐 开卷故事 悬念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故事会 > 汇发娱乐 > 喊夜

喊夜

时间:2015-03-05 作者:未详 点击:

  那是二十年前的事了。
  
  那年我才十六岁,念高中,暑假的时候,我在家里帮父母干活。这天,父亲往小推车上放了一袋玉米,让我去乡里的磨坊推出玉米面来,别耽误了晚上做粥喝。
  
  我推着小车走了一个多小时,到了乡里,那时候只有乡里有个电磨坊。我到的时候,等着推磨的人已经排起了长长一大溜。等轮到我把玉米面推好,太阳已经偏西了。我把推出来的玉米面和麸子分别用两个袋子装好,放在小推车的两边,匆忙往家赶。
  
  天色渐渐暗下来,我心里着急,家里还等着玉米面做粥呢!可越着急就越走不快,最后天完全黑了下来,我一个人走在两旁都是野草的小路上,有些害怕起来,偶尔草丛里有什么响动,都能吓一跳。
  
  这么胆战心惊地走着,突然,我看到前面路上有一个大泥坑。早上我从这个泥坑经过时,觉得没什么,可累了一天,又黑灯瞎火的,再遇到这个坑,就有些心虚了。我一咬牙,推着车子跑过去,不料怕什么来什么,手推车还是陷到泥坑里了。我使劲想把车推出来,车子却纹丝不动,正手足无措呢,就听到远处的路上传来一声喊:“孩子,来了没—”
  
  一听到这声音,我立即感到一种亲切感,我知道,这是有人在喊夜。
  
  喊夜是我们村里找人的法子,有人夜里没回家,亲人便出来找,夜里看不见,只有扯开嗓子漫山遍野地喊,并且都不喊对方的名字,只问来了没有。据说,这是害怕鬼祟利用名字勾了魂去。虽然有点迷信,但我们那儿都是这么喊的。
  
  我多么希望喊夜的是我父亲啊!可我一下子就听出来,那不是父亲的声音。这时,那人又连着喊了好几声,我心里很矛盾,该不该应声呀?我现在的确需要帮助,可人家要找的不是我呀……想了半天,最后我还是忍不住应了声,向远处喊:“哎,我在这里!”
  
  这一声刚喊出去,我就后悔了,不应该为了自己耽误人家找人。果然,过了不长时间,就见远处一个模糊的影子向我跑来。人影跑到跟前,我一看,的确不认识。这人也看了我一眼,问:“怎么了,孩子?”
  
  我有些不好意思,就没说话,不料这人看到我的车子陷在泥坑里,二话不说,就帮我一起把手推车拉了上来。我忙说:“大叔,谢谢你了,你快去找人吧,我自己能回去。”大叔却说:“还是我送你吧,这大晚上的,你一个孩子能不害怕吗?”其实,我心里正想有个人给我壮壮胆子,便没再说什么。
  
  我们在路上边走边说,我才知道,大叔是李庄的,来接他的孩子。他孩子早上去几十里外的集上卖藕,到现在还没回来……
  
  我又觉得不安了,人家的孩子还没回家,这时还不知在哪里遇到困难了呢。于是我又催他:“大叔,我快到家了,你去接你孩子吧。”
  
  大叔笑笑说:“你就别想那么多了,夜里接人,哪能接得正好的?不管接到谁,只要能接回来,心里就高兴。看你比我家孩子还小呢,这么晚了还在路上,你家大人能放心吗?我必须先把你送回家。”
  
  大叔见我推着手推车有点慢,就上前接过我的车子,我在后面跟着,心里觉得暖暖的。
  
  终于,大叔推着车子到了我们村的村口,也见到灯光了,我心里一下子亮堂起来,忙说:“大叔,我这就到家了,你快找你孩子去吧。”
  
  大叔这才放下手推车,说:“好,快回家吧,别让家里人担心。”说完就转身跑远了。
  
  我推着车子,一会儿就进了家门。家里亮着灯,母亲坐在门口等着,她见了我就忙不迭地问:“你爹没接到你吗?”
  
  我一路上并没见到父亲,就问:“爹出去接我了,什么时候?”
  
  母亲说:“天一黑你爹就出去接你了,他担心你路上害怕,还拿了个手电筒。”
  
  可我这一路上连个手电筒的光也没见到呀。等我洗了澡、吃过饭,还没见父亲回来,我正着急,想着要不要出去接一下,却见父亲风风火火地回来了,一进门看到我,父亲才放了心。我们两人一说,才知道是走岔了路。母亲就埋怨父亲:“接不到孩子,也不知道去别的路上找找呀?”
  
  父亲说:“我怎么能不知道?可我正喊着,就有人应了一声。我听出不是咱家的孩子,可人家应声了,就说明他需要咱。我跑过去一看,也是个孩子,一个人走夜路,还推着个小推车。天这么黑,人家孩子要是有点办法,也不会向一个陌生人喊呀,我就帮他把车子推回家了,要不我早回来了。”
  
  我听了父亲的话,忙问:“那个孩子是不是李庄的?他是不是去集上卖藕?”
  
  父亲却说:“不是呀,那孩子是潘家的,到他姥姥家去借麦种,回来晚了。”
  
  看来不是一个人,我就把我一路上遇到的事说了出来。父亲听后说:“你真是遇上好人了。”我却有些担心:“也不知道那个大叔找到他孩子没有……”
  
  母亲插嘴说:“这么晚了,要是人家还没找到孩子,这会儿还不知多着急呢!”
  
  我再也忍不住了,对父亲说:“要不,咱去帮帮那个大叔吧,别叫他在外面着急了。”
  
  父亲喝了口水,说:“行,那咱就去吧。”
  
  我们父子俩又打着手电筒,按我回家的路返回去,结果在一块荒坡前,听到那个大叔还在喊:“孩子,来了没—”
  
  我忙应了一声:“来了,我在这里—”
  
  不长时间,那个大叔就循着声音跑过来。他看到是我,疑惑地说:“怎么是你,你咋又回来了?”
  
  我问大叔:“你孩子还没找到吗?”
  
  大叔摇了摇头。父亲看出大叔的忧虑,安慰道:“放心吧,我们来帮你找,一定能找到。”
  
  我们父子俩和大叔兵分两路,从另一条路上找。父亲喊一声:“孩子,来了没—”我就在后头跟着喊一声:“哎,来了没—”我们一边喊一边往前走,突然听到有人应声:“我在这—”
  
  跑过去一看,路边有一个男孩蹲在手推车旁。男孩见了我们挺不好意思,说:“我知道你们喊的不是我,可我实在推不动了,你们能帮帮我吗?”
  
  我一眼看见手推车上还有些藕,就明白了八九分,说:“我们就是来接你的……”
  
  接着,我们又找到了那个喊夜的大叔,把他们都送回了家。
  
  那一夜,我们父子回到家里已经十点多了,可我却很高兴。多少年以后,我每次想起那回喊夜的事,总觉得心里暖暖的。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