汇发国际线上娱乐
故事会笑话 第一推荐 中篇故事 阿P幽默 幽默故事 3分钟典藏故事 民间故事 海外故事 汇发娱乐 开卷故事 悬念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故事会 > 汇发娱乐 > 战友

战友

时间:2015-01-30 作者:未详 点击:

  这天,一位老太太过马路时突然晕倒在地上,好半天都没人扶她。有个收破烂的路过,将老太太抱上自己的三轮车,送到了医院,并掏出身上仅有的三百多块钱为老太太交了押金,然后就悄悄离开了。
  
  经诊断,老太太是突发脑溢血,幸亏送医院及时,否则很危险。
  
  老太太的儿子是位老板,人称徐总,这次,有人对他母亲施了救命之恩,他就想找到那个人表示一下感谢。徐总先是派人到母亲出事的地方及周围的小区寻找,无果;后来,又在报纸上登了寻人启事……总之,费了不少周折,终于把那个收破烂的从茫茫人海中找到了。
  
  收破烂的姓刘,五十多岁,住在西郊一个叫太平庄的地方。当晚,徐总买了礼品,找到了老刘的家。老刘的门上挂着锁,跟他同院租住的一个邻居说,老刘每天都早出晚归,不太能见上面。徐总想跟他多打听一下老刘的情况,但邻居知道的也不多,说老刘这人沉默寡言,不喜和人交往。
  
  正说着话,老刘骑着三轮车回来了,看到院里有生人,低下头就往自己门前走。那邻居招呼说:“老刘,有人找你。”
  
  老刘抬头看了徐总一眼,目光警惕:“你是……”
  
  徐总忙自我介绍,说:“我是你送到医院的那个老太太的儿子。”
  
  老刘听了神色更显紧张:“你找我干什么?你母亲真的不是我撞的啊!”
  
  徐总见他误会,赶紧解释说:“我不是来讹你的,你救了我母亲,我今天是特意来致谢的。”
  
  老刘松了口气,摆手说:“不谢,举手之劳,谁碰上了都会帮一把的。”
  
  徐总认真地说:“话可不能这么说,那天那么多人,不就只有你一个人帮了一把吗?所以一定要感谢。”说到这里,他把带的两瓶茅台酒拎起来,“感谢的话我就不多说了,这点小礼物,不成敬意。另外……”他伸手欲去兜里掏钱,一转念,怕对方在院子里当着邻居的面不好意思收,便道,“刘师傅,我们进屋再说吧。”
  
  屋内陈设简陋,靠墙摆着一张单人床,靠门摆着炊具,虽然寒酸,但整洁干净,床上被子叠得整整齐齐,像砖块一样。徐总一见,就生好感,问:“刘师傅,你是不是当过兵?”老刘点点头。
  
  徐总热情地问:“听你口音,像是北方人,老家是哪儿的?来这儿多久了?”
  
  对方惜字如金:“山东。十五年。”
  
  徐总见他态度冷淡,也就不想多待,但出于礼貌,还得聊几句,就说:“山东人啊?我有个战友也是山东的,人特别好。”
  
  老刘听了,眼睛突然一亮,问:“你也当过兵?”
  
  当兵的经历可是徐总一生的骄傲,他立刻忍不住炫耀说:“不光当过兵,我还上过战场呢!”
  
  老刘顿时激动起来:“我也是啊,我也上过战场!”
  
  这一来,两人迅速打开了话匣子。徐总怎么都想不到会在这儿遇到战友,虽说不是一个部队的,参加的也是不同时期的战斗,但只要当过兵,特别还上过战场,那就是生死与共的战友、兄弟。他伸出手去,但马上感觉握手不足以表达激动之情,便伸开双臂,要与战友热情拥抱。
  
  老刘显然不习惯这种亲热方式,有些腼腆,但随即他也张开了双臂。
  
  拥抱之后,两人马上就感觉亲近了许多。老刘的话也多了起来,两人聊部队、聊战友、聊当年的战斗,很快就如多年老友。老刘告诉徐总,他多年前就背井离乡出外闯荡,现在老家只有一个老娘,虽然他平时很少回去,但每个月都会从自己有限的收入中拿出一半寄给老娘。
  
  一直聊到半夜,徐总虽意犹未尽,但时候不早,也只能告辞了。临走他犹豫了一下,从兜里掏出一沓钱,放到桌上,说:“老刘,这点钱请你收下,谢谢你救了我母亲。”
  
  老刘脸色一沉:“你是不是瞧不起我啊?”
  
  徐总有些尴尬:“你别误会,咱们战友之间,我也知道动钱就见外了,但你垫付了三百多块钱,我母亲一定让我还给你。”
  
  老刘便伸手从那沓钱里抽出三张,冷着脸说:“这三百我收下了,其他的你拿走。你要是把我当战友,这事以后就不要提了。”
  
  徐总见他态度坚决,只得作罢,说:“来日方长,过两天我找你喝酒。”
  
  过了两天,徐总果然来找老刘喝酒。两人喝得痛快,聊得热乎,喝到兴起,还合唱起了军歌。酒至半酣,徐总提出让老刘到自己公司干门卫,说给的工资虽然不是很高,但肯定比收破烂的收入高,风吹不到、雨打不着。老刘却以不愿被约束为由推辞了。
  
  徐总不高兴地说:“你不答应就是不当我是战友,再说我这不是照顾你,是想让你帮我。”话说到这分上,老刘知道他也是一番好意,想了想,答应了。
  
  上班没几天,徐总考虑到老刘岁数已大,又没儿没女,养老成问题,决定为老刘办理社保,就跟他要身份证,老刘却不肯办社保,说用不着。徐总坚持要办,老刘难以推辞,又说自己的身份证丢了,一直没时间回老家补办。徐总当即说:“我给你几天假,你马上回老家补办身份证。”
  
  老刘却又不肯回老家,干脆说:“徐总,我不干了,你还是让我回去收破烂吧。”
  
  徐总见他没有身份证,又不肯回老家,就起了疑心,觉着老刘一定有难言之隐,便真诚地说:“兄弟,你是不是有什么难处?世上没有解决不了的事,你要是信得过我这个战友,你就把难处告诉我,我一定会想办法帮你。”
  
  老刘被他的真诚感动,沉默半晌,叹了一口气,说:“我当然信任你,但这事你帮不了我的。”
  
  “到底是什么事?你是和家人闹了矛盾还是……犯了事逃出来的?”
  
  老刘听了身子一抖,显然被徐总说中了。徐总诧异地问:“你真是逃出来的?犯了什么事?”
  
  老刘迟疑片刻,基于对战友的信任,他对徐总说出了实情。
  
  原来,老刘是个杀人犯!当年他退伍回乡后,被分配到县纺织厂当工人,后来跟一个女工结了婚。婚后不久,有个痞子趁他出差,欺负了他爱人。老刘得知后去教训痞子,失手将对方打死,之后不得不远逃他乡。
  
  徐总听完,大为震惊,怪不得老刘处处小心,上次救了自己母亲还要偷偷溜走,原来是怕惹人注意暴露身份啊!他不禁替老刘着急:“你是失手杀人,杀的又是个痞子,不至于判你死刑啊,你应该去自首的。”
  
  老刘说:“我不是怕死,上过战场的人,生死早就看淡了。但我不能死、也不能坐牢,因为我有件重要的事要做,只有自由地活着,才能完成这件事。”
  
  徐总问:“现在自首也不晚,难道你要做的那件事还没做完?”
  
  “还没有,不过快了。”
  
  徐总觉着好奇:“是什么事啊,需要这么多年来做?”
  
  老刘犹豫了一下,说:“照顾我娘,等她老人家走了,我了无牵挂,一定会去自首的。”
  
  但是,老刘没有等到他娘走就先走了。
  
  那一年七夕,有个姑娘在隔壁那家酒店跳楼自杀,老刘冲过去接住了她,结果姑娘没事,老刘被送到医院后就不行了。徐总见到他时,他已说不出话来。徐总问他有什么未了心愿,老刘指指胸口,然后就断气了。
  
  在他胸口的口袋里,徐总找到一本退伍证,里面还夹着一张纸片,上面写了两个地址,一个是山东沂南赵家泊村,后面还有个人名:张秀英;另一个地址是临海市解放大街29号。
  
  徐总先去了山东。原以为这是老刘的老家,当他找到张秀英老人,老太太却说,她的儿子已经牺牲很多年了。
  
  徐总吃了一惊,问:“你儿子不是叫刘福荣?他每月都给你寄钱的。”
  
  老太太说,她儿子叫宋天,这些年,的确有人月月给她寄钱,寄钱人一栏里写的是:战友。
  
  徐总立刻想起了老刘聊过的一件事,说当年参战时,他曾和一个战友有过约定,谁要是“光荣”了,活下来的那个一定要替对方赡养父母。
  
  徐总明白了,老刘这些年照顾的不是自己的母亲,而是牺牲战友的母亲,他不去自首,是为了践诺啊!
  
  徐总没有告诉老太太老刘去世的事情。他想,老刘已死,在老太太的有生之年,那就由自己接替战友,做战友未做完的事情吧。
  
  离开山东,徐总就去了另一个地方。他想,老刘的老家既然不是山东,那就应该是纸上写的第二个地址了。
  
  当他找到临海市解放大街29号,却见门牌上写着:解放路派出所。
  
  顿时,他明白了老刘的第二个心愿:自首。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