汇发国际线上娱乐
故事会笑话 第一推荐 中篇故事 阿P幽默 幽默故事 3分钟典藏故事 民间故事 海外故事 汇发娱乐 开卷故事 悬念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故事会 > 汇发娱乐 > 猜出来的妻子

猜出来的妻子

时间:2014-12-27 作者:未详 点击:

  我现在的妻子是当年我从四个姑娘里猜出来的。你们信不?
  
  那是二十多年前的事儿了。那年,我从天津大学毕业后到了这家焊条厂当技术员。我是外地人,住的是厂子里的集体宿舍。这个厂子是新厂,集体宿舍里的单身全是刚从大学出来的,一共有三十多人,就四个女的,住在一起。
  
  这四个女的,长相都不丑,且各有千秋:红个头高,一对水汪汪的大眼睛是这几个里最漂亮的;娟的皮肤真是美极了,白里透红,像个玉美人。琴五官匀称,平时看见男子总是满脸羞涩,能够给人无尽的遐想。最后说到珍,更是了得,曾经在大学得过选美亚军。她的模样我就不必形容了吧?
  
  别的方面呢?别光说长相啊。别着急,我慢慢说。红善舞,是厂子宣传队主力舞蹈演员;娟能歌,是不可多得的女中音,在厂子里号称“小关牧村”;琴内向,看的书多,据说写过几百首诗;珍大学里学的是英语,现在是我们厂的翻译,那气质还用说吗?这四个人,把任何一个追到手,都是男人的福气呀!
  
  我们这些光棍都到了谈恋爱的年纪。大约有一半原来就有女朋友,一到星期天,他们就有事情干了。剩下的十几个小伙子面对着四个姑娘,心情的焦急是可想而知的。我们这十来个人,性格都比较内向,平时不敢跟姑娘多说话。所以,尽管我们夜里常常偷偷地想得直流口水,一到白天又成了正人君子。
  
  论长相、才华,我是这里头的老大。哥儿几个老是让我打头,先攻下一个再说。可我一直没敢—这要是让人家回绝了,以后还怎么在厂里混哪!让我们没想到的是,四个姑娘看我们没动静,居然主动发起进攻了!
  
  临下班时,琴红着脸对我说:“小周,吃完晚饭你有空吗?”“什么?你问我有空吗?我……能没空吗?”我激动得语无伦次了。
  
  “我们四个想请你过来一趟。”琴的脸更红了。
  
  “你们四个?请我一个?”我调动了我的全部智慧,也没猜透她们想干什么。
  
  “对,只许你一个人来。”琴说完这句话,匆匆地转身走了。
  
  她们找我要干什么?谈恋爱?不像,哪有四个约一个的?算了,不琢磨了,到时候就知道了。我决定以不变应万变。
  
  我趁着宿舍里的几个家伙没注意,悄悄溜到二楼的女宿舍。轻轻敲门,得到允许以后,我神情不安地走了进去。
  
  琴热情地说:“小周,你来啦!”
  
  “来啦。”我说了一句废话,四个姑娘一齐笑了起来。我尴尬地坐在她们指定的椅子上,端起她们为我泡了多时的茶。
  
  娟笑嘻嘻地问我:“知道我们找你干什么吗?”“不知道。”我十分紧张地回答。
  
  娟有些不怀好意地说:“是这样,小周,问你一个私人问题,你可以不回答。”
  
  “我……保证回答。”我傻傻地说,事后想起我当时真丢人。
  
  “你……有女朋友了吗?”琴红着脸问。“没有,还没有。”这回轮到我红脸了。
  
  “太好了。”娟大叫一声,吓了我一跳,“你愿意从我们中间挑一个吗?”
  
  “我……太愿意了。”我男子汉的气概顿失,像蚊子叫一样回答。
  
  “好!说说看,我们几个你最喜欢谁?”娟开始对我挑衅了。
  
  “喜欢谁?我……”我怎么说呢,我全都喜欢啊。
  
  “怎么,还没拿定主意?”娟站了起来,轻轻地对我说,“可是我们姐妹中间有一个人爱上你了,爱得死去活来。她不好意思当面向你表白,我们为了她,把你约来。如果你还是个男子汉的话,就把她猜出来。以后的发展就听天由命了。”
  
  天啊,我真的走了桃花运!我激动地朝四个姑娘看了两眼,像!都像是爱上我了:因为她们都红着脸,低着头,一言不发。我忽然意识到靠这个法子猜不出来,她们显然商量好了,全装出一副羞涩的样子。
  
  我的脑子用大约三秒钟过了一下电:谁曾经对我意味深长地笑过?谁曾经帮助我买过饭?谁给过我毛巾擦汗?没有,全没有。
  
  我要求她们每人回答我一个问题,我就不信找不到蛛丝马迹。我大言不惭地问:“每个人都说说我好在什么地方。”
  
  红微笑着说:“我觉得你长得很帅气。”
  
  娟微笑着说:“我觉得你待人接物很有礼貌。”
  
  琴微笑着说:“我觉得你身条不错。”
  
  珍微笑着说:“我觉得你很有智慧。”
  
  我有那么好吗?还是猜不出来。到底是谁呢?我是个单身男人,现场有个单身女人爱得我死去活来,我却不知道她是谁,这也太说不过去了。即使为了我的面子,我也要把她猜出来。
  
  我喝了一口茶,想了又想,突然灵机一动。我捂住胸口,倒在地上,双眼紧闭。四个姑娘顿时乱作一团,有人要出去喊人,有人要打110。这时,一个姑娘勇敢地趴到我身上,用她的嘴吻住我的嘴,令我陶醉得几乎落泪。我用手紧紧抓住这个姑娘的手,睁开眼睛一看—原来是红!
  
  “我猜中啦!”我兴奋地喊了一声,“怎么样,我还算聪明吧?当心上人遭了难,那个最爱他的人会不顾一切地冲上来。”我用手指了指另外三人,“你们却没有经受住我的智力考验。”
  
  我和红经过一年左右时间的恋爱,终于登上了婚姻的殿堂。琴、娟和珍都参加了我们的婚礼。
  
  十年后,我把这次“猜妻”活动写成文章,发表在一家杂志上面。
  
  红看到后笑着问我:“你真的以为当年是我先看上你的?”
  
  “不是你还是谁?”我睁大眼睛盯着红。
  
  红幽幽地说:“当时爱上你的是珍。”
  
  “什么,是珍?”我大吃一惊,“那你和她为什么不告诉我?”
  
  红轻轻地说:“我是想说,可是珍不让我说。”
  
  “为什么?我想知道为什么。”我没有想到竟是这样。
  
  “因为,你走了以后,珍发现她不爱你了。”红平静地说,“珍原来喜欢你谦虚好学,待人彬彬有礼,可是你猜错了人以后那得意的样子,让她看到了你自以为是的一面。”
  
  我大惑不解,问红:“那你为什么主动给我做人工呼吸?”
  
  “我那会儿是厂游泳队员哪,只有我会……”哈哈,原来如此。
  
  “既然你没爱上我,为什么后来跟我结婚?”我决心今天要打破这个谜。
  
  “我当时确实没有爱上你。我觉得你人不错,长得也帅,就是缺点儿男人的霸气。”红的话让我吃了一惊。
  
  “可是,那天你猜错了人却还得意地大喊大叫,突然让我觉得男人就应该有点自以为是。这不正是我要找的霸气吗?”红不紧不慢地揭开了谜底。
  
  “我的天,你们瞒得我好苦啊!”我有些不满地说,“毕竟我们两口子这么多年了。”
  
  “这是我对珍的承诺。本来我要永远瞒下去,没想到你还把这事儿写出来,我只好告诉你当时的真相了。”红伸手关了灯,然后钻进了我的被子里。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