汇发国际线上娱乐
故事会笑话 第一推荐 中篇故事 阿P幽默 幽默故事 3分钟典藏故事 民间故事 海外故事 汇发娱乐 开卷故事 悬念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故事会 > 汇发娱乐 > 特殊礼物

特殊礼物

时间:2015-08-05 作者:未详 点击:

  1、特殊礼物
  
  有首民谣这样说:“一等男人家外有家,二等男人家外有花,三等男人花中寻家,四等男人下班回家……”照此说法,临江县建设局局长杜天心就是个家外有“花”的二等男人了。他的那朵“花”叫卓水兰,是他们局的财务科长。两年前他俩去省城出差,晚上进了舞厅,跳着跳着就跳出了感觉,最后跳到了同一个房间的同一张床上。那天晚上,卓水兰解衣宽带,对杜天心说:“这是我送给你的特殊礼物。”从此两人如胶似漆,享尽了男女之欢。
  
  两年后的一天早上,杜天心刚到办公室,就把卓水兰叫来了。卓水兰一进门,他就递给她一张纸,郑重其事地说:“这是上帝给我们送来的特殊礼物。”
  
  卓水兰接过一看,是省城医院病情诊断书:马玉萍,肝癌晚期。
  
  杜天心说:“我妻子患了肝癌晚期,多则一年,少则半年就走了,到时候我们水到渠成,顺理成章。这下你总该放心了吧?”
  
  卓水兰这段时间经常吵着要杜天心给她个局长夫人的位子,杜天心心就有点虚了,叫卓水兰不要急,慢慢来,卓水兰就是慢不下来,说何时是尽头?现在好了,马玉萍肝癌晚期,省去了多少麻烦!做局长夫人已指日可待,这诊断书就是“特殊礼物”。她高兴得在杜天心脸上狠狠地亲了一口,说:“这特殊礼物,我收下了。”
  
  杜天心说:“这个秘密只能你知我知,千万不要让别人知道。”
  
  卓水兰笑了,她想我怎么可能把这么重要的秘密透露出去呢?她知道这秘密一透露出去,会有多少女人蠢蠢欲动,捷足先登。前不久,市财政局一个科长的老婆得了癌症,听说想当后备夫人的女人差不多打烂了他的电话哩!杜天心这个秘密如泄露了,肯定会跳出无数的竞争对手,把杜天心弄个昏昏然,她卓水兰纵然有十八般武艺也难以招架了,她会这么蠢吗?卓水兰继而问道:“你老婆知道吗?”
  
  杜天心说:“不知道,我骗她只是肝脏囊肿。”
  
  卓水兰点点头,把那份诊断书认认真真地折好,放进口袋。
  
  2、得寸进尺
  
  卓水兰自从与杜天心好上,又收到那份“特殊礼物”,便天天做着局长夫人的梦了。她听人说,得了癌症的人要是自己知道了,精神就一下子垮了,离开这个世界的时间就快了。她急忙来到了杜天心家里。
  
  进门的时候,马玉萍正在煎中药。她有意装得有点吃惊的样子说道:“啊哟,玉萍姐,我怎么也没想到你会生那种病啊!”她把“那种病”三个字咬得很重,让谁都听得出其中的意思来。
  
  对这位不速之客,马玉萍心里有种本能的不快,但一听这吓人的口气,便奇怪地问:“那种病,那种什么病?不就是肝脏囊肿吗?”
  
  卓水兰快言快语:“天哪,你还不知道呀!”
  
  这一下,马玉萍警惕了,问道:“不知道什么呀?”
  
  卓水兰伸伸舌头,摆摆脑袋,说:“没什么没什么,我……我真是多嘴了……”说话吞吞吐吐。
  
  卓水兰这一阴一阳、欲言又止的模样,起到了非常好的效果,马玉萍的心被她一下子高高地吊了起来,脸变青了,对卓水兰说:“你一定知道什么,告诉我吧。”
  
  卓水兰头一摇:“我……我不能说。”
  
  这一来,马玉萍哪里还肯让卓水兰走,忙着给卓水兰端凳敬茶,拉着她的手说:“你告诉我吧。你不说我就不让你走了。”
  
  卓水兰装得很为难地说:“我这一说,杜局长肯定要骂死我了。”
  
  马玉萍紧张得心儿都要蹦出来了:“你放心,你告诉我,我不会让他知道的。”
  
  卓水兰这才把早已编好的台词说了。她说早上杜天心出门时把一叠发票交给她审核报销,她在整理发票时,冷不防看到一张马玉萍的诊断书,一看吓得连话都说不出来。她说着抖抖索索地把那张诊断书拿了出来,嗫嗫嚅嚅地说:“你……还是……不看吧……”
  
  此时的马玉萍已急得团团转,她把卓水兰手上的诊断书抢了过去。一看,就像当头挨了一棒似的,差点晕死过去。面对卓水兰,她还是强忍着撑住自己,说:“谢谢你,我知道了。”
  
  卓水兰说:“杜局长瞒着你,也是一番好心呀。”
  
  马玉萍点点头:“我知道。对生这种病的人大家都是这样的。”说着她把那份诊断书交还卓水兰,说:“这东西你拿回去,悄悄地交还他,千万不要让他知道我看过了。”
  
  这正中卓水兰的下怀。她收好诊断书,又猫哭老鼠似的安慰了马玉萍几句,就满心欢喜地走了。走出门外,她抑止不住内心的激情,哼起歌来:“今天是个好日子……”
  
  3、安排后事
  
  卓水兰走后,马玉萍瘫坐在椅子上,两行绝望的泪水从她腊黄的脸上流了下来。她想,这也许就是命吧。三年前,她父亲查出肝癌晚期,不出半年就走了;去年,她母亲又得了癌症,虽动手术化疗,人被折磨得死去活来,但不久还是去了。两位亲人得癌后那种生不如死的惨状,像刀刺痛她的心,使她产生了一种极度的恐惧。她当时就想,要是有一天她也得了这种病,就一定不动手术不化疗,不行了,就自己给自己安乐死,想不到这一天就摆在面前。她不会让这种痛苦无休止地折磨自己,但她放不下这个家啊!她有个十多岁的孩子,她去了,他怎么办呀?杜天心无疑是要再婚的,他这样优越的条件,不要说再讨一个老婆,就是十个八个也易如反掌。但他要是弄个不三不四的女人进来,她儿子就有苦头吃了。马玉萍觉得现在什么都不要想了,为杜天心安排一个未来的老婆才是当务之急。她要把家交给一个可以放心的人。想到这里,第一个冲进她脑海里的是一个叫白雪梅的女人。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