汇发国际线上娱乐
故事会笑话 第一推荐 中篇故事 阿P幽默 幽默故事 3分钟典藏故事 民间故事 海外故事 汇发娱乐 开卷故事 悬念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故事会 > 汇发娱乐 > 亲情有价

亲情有价

时间:2015-08-18 作者:未详 点击:

  章岩十二岁那年离家出走了。母亲死后,父亲的脾气变得极暴躁,动不动就打章岩。期末考试时,章岩考了班里倒数第一名。父亲拿了皮带抽章岩,章岩的脸上挨了一皮带,火辣辣地痛。章岩捂着脸跑出了门,父亲在后面追,他跑不过章岩,跑了一会儿就气喘吁吁的,父亲喊,你这狗杂种有种就别回家,回了家看我怎么收拾你!章岩吓得不敢回家,上了一辆开往南方的火车。
  
  章岩后来听说父亲又娶了一个老婆。父亲再婚的第二年,又有了一个儿子。不过儿子有点傻,三岁了,仅会叫爸妈。十岁了,也不知道一加一等于几。
  
  如今章岩已三十岁了。十八年里,章岩没回过一趟家。但这回章岩不得不回家了。父亲死了,他作为长子得安排父亲的后事。其实父亲生病后,很想最后见章岩一面,但章岩不想见父亲。章岩到家时,父亲已去世两天。章岩见了父亲的遗体,泪还是掉下来了。章岩想忍住,但忍不住,泪水就那样肆意地在脸上淌。
  
  “哎,你是我哥哥吗?来,擦擦泪。”一个眼神呆滞、神色木然的男人递给章岩一张餐巾纸。章岩接了纸,仔细打量眼前这个傻弟弟。弟弟的眉眼还算清秀,鼻梁很挺,与自己长得有点像。章岩问:“你叫什么名字?”“章阔。”“好,这名字好。”章岩从章阔的头上取下几片树叶。
  
  父亲下葬后,父亲生前最好的朋友贺圣文拿出一份遗嘱,对章岩说:“这是你父亲立的。你父亲遗嘱上说他的十万元现金归章阔,他的价值一百二十万元的别墅,如你想要,就必须同章阔共同生活半年,若半年后章阔愿同你一起生活,那这别墅就归你,但你得监护章阔一辈子。否则,别墅由我卖掉,卖的钱作为章阔今后的生活费。”章岩看了父亲的遗嘱说:“贺叔叔,你把这别墅卖了吧……我有一点不明白,父亲怎么仅有十万元现金?”贺圣文说:“你父亲数百万元现金全让章阔的母亲卷走了……你真的不想要这别墅?”“不要。”但章岩的妻子在一旁说:“要,怎么不要?我们结婚已八年了,连套商品房都买不起,至今还租房住。”
  
  章岩没再说什么。若不是妻子当初收留了他,他至今还在街上捡破烂呢。
  
  章岩带着章阔上了火车。章阔在火车上很高兴,摸这摸那的。章岩问:“你第一次坐火车?”章阔却答:“火车很长。”章岩不再主动同章阔说话了。章阔却问这问那的:“哥,这火车有汽车快吗?睡在这床上,火车开时会摔下来吗?这车上有多少人?……”章岩不想回答,有的也回答不出来。章阔问个不休,章岩烦了,青着脸吼:“你再吵,我就把你扔下火车!”章阔说:“哥哥好凶,不好。”章阔只安静了一会儿,又说个不停:“哥哥,这车上有多少男人多少女人?男人为什么总喜欢同女人在一起?……”
  
  章岩租的是套二室一厅的房子。家里突然多了个人,房子显得拥挤。章阔是个闲不住的人,什么东西都要翻,翻了却不放好,因而房子里很乱。章阔又喜欢看电视,把声音开得极大,章岩把声音关小了,章阔又把声音开大了。章岩是个喜静的人,声音一大,心里就烦躁。主要的还是不方便,章阔来后,章岩把儿子的床搭在自己房里,让章阔睡在儿子房里,平日章岩和妻子亲热时,妻子喜欢叫出声,如今八岁的儿子就睡在身边,妻子不敢出声了,章岩也不敢像往日那样大胆,怕弄出声吵醒了儿子。有一回,章岩妻子洗澡,忘了锁门,章阔却闯进卫生间。章岩妻子尖叫一声跑出门。“都是你想那幢别墅。”章岩怪妻子,“忍一忍,半年很快过去了。”章岩妻子皱着眉说:“我一天也熬不过去了。”
  
  这天星期天,章岩去体育中心看足球比赛,章阔非要跟着去,章岩只好带上他。路上章岩被一辆摩托车撞了一下,骑摩托车的人竟骂章岩没长眼睛,章岩同他争吵起来。后来由争吵变为动拳脚了。对方是两个年轻人,其中一人照章岩的脸一个直拳,章岩鼻子里的血流了一脸。章阔抱住那人,在他的手上狠狠咬了一口,那人痛得嗷嗷直叫。另一个年轻人掏出一把刀子朝章岩刺来,章阔见了,从背后抱住那人,把他摔在地上;但那男人的刀子刺着了章阔的手臂,血一下涌了出来。幸好警察这时候来了,章阔被送进了医院。章岩说:“傻瓜,谁让你这样不要命?”章阔说:“谁叫你是我哥呢?”原来章阔并不傻,傻瓜能说这样的话?
  
  半年过去了,章阔想回家。章岩说:“哥哥不好吗?”章阔摇摇头。章岩妻子不想让章阔回家,章岩这回没听妻子的话,他说:“我尊重他的选择。”妻子说:“那我们白白辛苦了半年。”章岩黑了脸:“你要知道章阔是我弟弟!”
  
  第二天,章岩把章阔送回家了。章阔到了家高兴得又蹦又跳的,后来章阔又跑到湖边玩,见湖里有条死鱼,就捡了根树枝拨鱼,脚下一滑,掉进湖里去了。章岩听到动静,从别墅里跑出来,跳进湖里。章岩忽略了自己不会游泳,一跳进湖里,就呛了几口水。他不停地呼喊:“救命啊,救命啊!”几个人朝这里跑来,救起他俩。
  
  贺圣文听说章阔回家了就来了,他见状问章岩:“你自己不会游泳,为什么要跳进湖里救章阔?”章岩说:“因为章阔是我的弟弟。”“假设章阔真的出了事,那别墅就归你呀。”“我情愿不要别墅也不想让我弟弟出事。”
  
  章岩走时,想到不知什么时候再能见到章阔,心里就难受,眼睛也发涩了。章岩抱住章阔:“弟弟,哥哥要走了,哥哥会想你。”说着,章岩的泪水涌出了眼眶。章阔说:“哥哥别走,我不让哥哥走。”但章岩还是走了,章岩走几步就回头望一眼章阔。章岩走得快不见影时,章阔追了上来,对章岩说:“哥,我要跟你在一起,你去哪,我跟到哪。”章岩紧紧拥住章阔:“好弟弟,哥哥也想跟你在一起。”
  
  贺圣文看在眼里,感慨不已,他对章岩说:“恭喜你!告诉你一个好消息,你父亲留下的第二份遗嘱说,只要你弟弟自愿同你一起生活,你除了得到这幢别墅外,还可得到六百万元现金。章阔的母亲只是卷走了你父亲的一部分财产,原谅我当初的谎言吧。”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