汇发国际线上娱乐
故事会笑话 第一推荐 中篇故事 阿P幽默 幽默故事 3分钟典藏故事 民间故事 海外故事 汇发娱乐 开卷故事 悬念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故事会 > 汇发娱乐 > 前车之鉴

前车之鉴

时间:2015-07-20 作者:未详 点击:

  “战争贩子”来了
  
  自从十年前秦刚调进县城工作,他就很久没有打麻将了。这一个周末的晚上,同事三缺一找到他,结果手气不错,小赢了一把。散场还不到十二点,秦刚一个人去了不远处的午夜烧烤店,点了几个菜和一瓶啤酒,自个儿喝了起来。秦刚很享受这份赢钱后的心情,喝得有滋有味。
  
  这时,店主凑到跟前,笑了笑说:“你是云镇人吧?”
  
  云镇离县城有一百来里路,秦刚正是从那里调过来的,他不解地点点头,审视着店主。店主面露喜色地说:“我也是云镇人!”秦刚立即邀请店主喝酒,此时店里并没有第二个顾客,店主就提了两瓶啤酒坐在旁边,两人对饮起来。
  
  店主眼光毒辣,盯着秦刚看了看,说秦刚虽然不常打麻将,但肯定很喜欢打。秦刚听了,差点惊掉下巴,这也能看出来?不过他坦言,自己的爱好的确被对方言中了。
  
  店主继续看着秦刚,说秦刚这么多年来是因为工作太忙,才暂时忘了麻将,一旦记忆被唤醒,将会是个很放纵的麻将迷。秦刚一听,立即跳了起来,眼巴巴地瞪着店主,觉得他简直是个世外高人。
  
  要知道,秦刚过去酷爱打麻将,那时,他和另外三个麻将迷是铁杆组合,除了有急事、生急病之外,谁想进这个组合都不可能,这个组合紧密得连水都泼不进去。最疯狂的时候,他们一年能打几十个通宵,散场后,个个眼圈跟熊猫似的,当地人称他们四人为“战争贩子”。
  
  经店主这么一说,秦刚立即想起了那三个牌友,想起了那段天天有牌打的“幸福时光”。店主听秦刚说了往日的光景后,笑笑说:“四个战争贩子在一起,真不敢相信是怎样一种生活!”
  
  “那就让你见识见识!我马上打电话给他们,弄不好今晚还能都坐在你的烧烤店里呢!尽管多年没联系了,但我们有约定,那就是换了电话一定要互相通知。”秦刚一时兴起,也不管现在正是深夜,真的打起电话来了。
  
  没到半小时,果真有两个人风风火火地赶来了,店主不由得惊呆了。原来,“战争贩子”组合中的赵伦前两年也来县城了,而另一个叫刘堂的,虽是云镇人,家却离县城不远,又买了汽车。两人还是从前的脾气,接了电话,就急如星火地过来了。不过,还有一个叫李隆的,电话是空号,打不通。
  
  “说了换号要通知的,真不够意思!”三个老牌友异口同声地骂道,尽管这样,酒还是喝得很畅快。
  
  从刘堂和赵伦口里得知,自从秦刚走后,他们都打得少了,心里一直憋着呢。“哪天约上李隆,战它个三天三夜,把这十年的瘾释放释放!”秦刚“哈哈”笑着说道,他觉得,自己心中那头沉睡的狮子已经快要醒了。
  
  这时,店主给每个人倒上酒,举起酒杯说:“其实小弟我也是个麻将迷,开烧烤店之前是开麻将馆的,也是很久没摸牌了。如不嫌弃,我想加入战争贩子组合,不知三位同不同意?”
  
  秦刚连连说好,可转念一想,那李隆呢?
  
  店主却说,李隆算正规军,他心甘情愿当“备胎”,而且今晚吃了烧烤之后就可以投入战斗。
  
  “战争贩子”的称号可不是随便来的,秦刚他们马上同意。四人将杯中酒干了,又手忙脚乱地关了店门,到茶楼一决高下。
  
  来到了云镇
  
  尽管秦刚已经打了一场,但毫无倦意,感觉十年前的豪情又回来了。等天亮时,店主赢了三人不少钱。俗话说,输家不开口,赢家不能走。三个人老大不痛快,被店主瞧见了,他说:“瘾没过够,是吧?”
  
  秦刚直说道:“当然!”
  
  “要知道,我现在也是战争贩子,不过今天我有件必须去办的事情,要不大家随我一起回云镇?我家周围风景秀丽,是个打麻将的好地方,不如就在那里打它个昏天黑地?”店主的话很有感染力,秦刚他们哪经得起这样的诱惑?于是,刘堂开车,店主坐在副驾驶的位子上指路,而秦刚和赵伦则利用路上的时间补觉。
  
  一会儿,车子到了一条小胡同,店主让大家在车上等着,说自己要买点东西。回来时,他手里提着两袋东西,一袋是吃的喝的,另一袋却封得很严实,看不出是啥。
  
  店主解释道:“我怕输光了,专门去取的钱,哈哈!”
  
  车向城外开去,半小时后,到了云镇,车子七转八弯,片刻后便到了一个池塘成片、柳树成荫的地方。下了车,秦刚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不由赞叹起来:“真是好地方!”
  
  店主将他们带进一栋小楼,里边显然长时间没人住了,家具上蒙了一层灰。店主用鸡毛掸子将沙发弄干净后,请大家坐下,他说:“现在有三个选择,一是逛逛风景,二是喝酒吃饭,三是直接开打,大家选哪个?”
  
  “风景年年都有,酒饭饿了再吃,打牌机会难得,先打麻将!”秦刚刚才小睡了一觉,现在正是精神抖擞的时候,所以他主张现在就打牌,不过,他想起店主是回来办重要事情的,就催促店主先办事情。
  
  店主摇摇头,说时间还没到呢,然后又一笑,请大家稍等片刻,说要上楼检查麻将机的电路。等店主招呼大家上楼后,秦刚他们看到果然有一台麻将机,不过有点陈旧,应该是店主开麻将馆时留下来的。
  
  大家定了庄,等都坐好后,店主说:“今天,各位要做好惨败的准备!”
  
  听了这话,秦刚不觉一怔,店主继续说着笑话:“这可是我的地盘,你们算是羊入虎口啦!”秦刚接过他的话,说谁怕谁呀,就算抢劫也是三抢一,麻将就在这说说笑笑的气氛中开始了。
  
  这一打,一直打到第二天的上午。突然,店主停下手,说:“该办正事了!”
  
  真正的朋友
  
  眼下,店主是大赢家,秦刚他们全都输得很惨,尽管头脑昏沉沉的,但丝毫不愿停下,都问店主是什么正事,那意思是说,要是不重要,牌就继续打下去。
  
  店主不答,他将厚厚一叠钱拿出来慢慢数着,那是他赢的钱,等数清了,就放到桌上,让大家各自拿回输掉的部分,这让人感到莫名其妙,这时,店主开口了:“我这次回云镇,是替一个人约牌来的!”
  
  店主的声音很低沉,一听这话,三人不敢贸然去拿桌子上的钱。秦刚环视四周,房间里除了麻将机,就只有一个木柜,这时,三人才注意到木柜上摆放着一个相框,这相框是反着放的,大家能看到的只是相框的背面。秦刚问:“替谁约牌?”
  
  店主答道:“我哥。”店主缓缓地说,两年前,他哥哥就卧床不起,从那时起就一直没有打过麻将。
  
  秦刚又问:“你哥想打,为什么没来?”
  
  “他来了,就在房间里!”店主缓缓地伸手去拿相框,没等相框转过来,秦刚他们三人已经感到一股寒意直透脊梁骨。相框终于转过来了,秦刚、赵伦、刘堂不约而同地大叫一声:“李隆,是他!”直到此刻,秦刚才知道,为什么一听店主说“各位要做好惨败的准备”,自己禁不住要一怔了,因为这正是过去李隆爱说的话。
  
  原来,店主正是李隆的弟弟。李隆身体一直很差,偏偏长期熬夜赌博,即使铁杆组合散了之后也一如既往,因此身体严重透支,两年前查出患了肺癌,现在都死了一年啦!李隆死前一直提起铁杆组合里每一个人的名字,还提起他们的另一个约定:每人死后都得烧一副麻将。他弟弟本想通知秦刚他们,可在生命最后一刻李隆改了主意,不准通知他人,更不准烧什么麻将。他说,自己是死在麻将上的,千万别害他下辈子也成赌鬼。
  
  秦刚心里生出一丝愧疚,他觉得李隆的死自己也有些责任。
  
  “我哥死前终于明白,活着就该专心干好事业,别把精力浪费在牌局上。可惜他明白得太晚了,正是因为有他的教训,我才改行的。”店主转向了秦刚,“我们都是云镇人,昨天夜里看见你,总有些眼熟,这就是我主动套近乎的原因。虽然我哥不准通知你们,但等我知道你们正是铁杆组合之后,我就决定生意暂时不做,一定要想办法将哥哥的悔悟告诉大家,所以我才佯装加入你们的组合,约你们到这里来,这场牌也算是我替哥哥打的。”店主说到这里,眼里闪着泪光。
  
  秦刚他们这才恍然大悟。
  
  店主提起袋子,不用说,里边装的确实是钱,不过是“纸钱”。秦刚他们默默地跟在后面,走了几分钟,就到了李隆的坟头,四个人眼泪汪汪地烧起纸来。
  
  烧着烧着,秦刚狠狠地给了自己一个嘴巴,他说:“尽管铁杆组合十年前就散场了,但‘战争贩子’的称号一直没有摘下,如果再碰上一个‘战争贩子’,说不定铁杆组合又会死灰复燃。李隆是前车之鉴,希望大家引以为戒。从此我们不做牌友,只做真正的朋友!”
  
  “好,我哥走了,我加入!”店主一说,大家伸出手来握在一起……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