汇发国际线上娱乐
心灵鸡汤 诗·画·话 流行·视觉 精英谭 新知探索 生活锦囊 成长视窗 人与社会 成功之钥 世间感动 非常故事 励志人物榜 浮世绘
当前位置: 主页 > 意林杂志 > 励志人物榜 > 我在美国当麻将陪练师,年“海捞”百万

我在美国当麻将陪练师,年“海捞”百万

时间:2017-09-13 作者:未详 点击:

  感恩发掘的契机
  
  来美国后,我一直在纽约一家小型酒吧做服务生。一天,一位老太太对我的服务非常满意,执意塞给我100元的小费。这可是相当于我打工10天才能挣到的薪水。我受宠若惊,主动给老太太留下了我的联系方式,真心想为她做点什么以报答。
  
  周末,我就接到了老太太打来的电话,询问我会玩麻将吗?老太太的请求,对我来讲,简直就是小菜一碟。在我的家乡四川,流行一句谚语:“不能吃辣,不会玩麻将的妹子,嫁不到好老公。”
  
  我得知老太太叫杰希卡,是一位从纽约某银行退休的金融家,对中国的麻将情有独钟。这个电话,是杰希卡拉我去她家麻将桌上“救驾”的。在杰希卡家的麻将桌上,我第一次见识到了有些像荒诞剧的美国麻将。中国人打牌时,习惯喊出“四筒”等牌名,打“美国麻将”,不能喊“四筒”,要喊“四星”;中国人赢牌时,会大喊“和了”,美国人则会高喊“麻将”。
  
  那晚,杰希卡对我娴熟的麻将技巧佩服得五体投地。当着她牌友的面,她执意拜我为师,专门陪她练习麻将,时薪20美金。
  
  陪杰希卡练习了一段时间的麻将后,我敏锐地发现,做麻将陪练师的收入远高于做服务生。随后,我辞去服务生的工作,专门给热衷于中国麻将的美国人做麻将陪练师。
  
  美国麻将里的人生哲学
  
  梅琳是杰希卡给我介绍的第一位美国顾客。据梅琳介绍,在美国一些有名的小学校园里,大部分都把玩中国麻将当成一种智力开发课。在美国弗吉尼亚州的一所上流私立学校,午餐时间,餐桌上除了摆着常见的薯条、巧克力和牛奶等食物之外,还有麻将。孩子们可以边吃边搓麻将。在该校师生看来,中国的麻将千变万化,只有善于动脑筋的人才能玩好。除了能够开发智力,麻将还是一种非常好的社交游戏,对害羞的孩子来说,打麻将时他们可以轻松地和别人交流。
  
  梅琳的介绍,让我大开眼界。既然美国有那么多麻将爱好者,看来,我的选择简直太正确了!但梅琳正声道:“美国人打麻将和中国人玩麻将的心态是截然不同的。在美国打麻将,注重的是竞技心态的培养,所以你要把我练成一名百摧不倒的麻将竞技高手。”
  
  梅琳一席话,让我再次认真审视“麻将陪练师”这个职业,并端正了陪练态度。看来,是我轻视了这些热爱麻将的美国佬。他们在“剽窃”中国麻将的同时,还不忘给麻将贴上他们美国人的个性标签。
  
  史蒂文是一位纽约郊外的农场主,喜欢戴草帽,穿皮靴。玩起麻将,总也记不住牌。为了不辜负史蒂文付给我的高薪,我只能绞尽脑汁地把中国麻将“美国化”,以加强他对麻将的记忆。
  
  美国麻将和中国麻将有很大区别,虽然规则还是和牌与数番,但首先花色就不同。我把中国麻将的“东南西北”,改成了纽约、墨西哥、旧金山、加拿大。“红中、发财、白板”则变成红蓝白的网状图案;把筒子变成美国国旗上的星星;条子是红色条纹;万子是美金,花牌则变成饮料、汽车、飞机等图案。
  
  美国人玩麻将,用钱做赌注的比较少,他们大部分用运动项目做赌注。在史蒂文生日那天,几杯红酒下肚,他就迫不及待地和他的朋友们展开了麻将酣战。赌注是一场野外骑马比赛。
  
  美国人在麻将桌上,最讲究公正、拼搏竞技,对那种暗地里做手脚的做法一向嗤之以鼻。那天,眼看史蒂文就差一码“东风”就和牌,而偏偏东风就在他对面牌友的手里。那一刻,我开始按捺不住内心的焦虑,一再暗示史蒂文。史蒂文这个外表看起来很粗线条的美国男人,骨子里却中正得很,他似乎没有听到我的暗示,一再鲁莽发牌。这场麻将的结局是显而易见的,史蒂文输了,被罚一个人在野外骑行150公里。
  
  水涨船高,小麻将里海捞美金
  
  2012年五一节前夕,我边做麻将陪练师边记札记,已经积累成厚厚的一本。后来,我把它们陆陆续续公开在美国一家大型网站上,半个小时内,点击率迅速过千。几乎是一夜之间,很多美国人通过我的麻将陪练文字知道了我的名字——玟。
  
  有人开始在网站上给我留言,索要我的联系方式,希望我能做他们的麻将陪练师,甚至有人给我出到50美金的时薪。从此,我变得更加忙碌了,有时候,一天之内,要陪练三到五名美国麻将爱好者。我越来越精湛的麻将技巧和端正的态度,让越来越多的美国人开始关注我这个来自中国四川的辣妹子,他们的薪水开得一次比一次高。
  
  后来有人提出和我合伙开办一所中国麻将培训班,免费提供场地,收入四六分。我们很快谈妥了合作事宜。为此,我还在网上公开招募了6名中国留学生麻将高手。培养他们成为一名合格的麻将陪练师。
  
  杰瑞是我们这个麻将培训班的一名年龄最小的学员。他的父亲在纽约市中心经营一家生意红火的咖啡馆。杰瑞的听力有障碍,他性格孤僻,却天资聪慧。他通过一些媒体了解到中国麻将后,便对中国麻将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对于杰瑞这样年龄幼小,听力又有障碍的孩子,做他的麻将陪练师,是一件非常辛苦的事情,我亲自担任了他的麻将陪练师。我把麻将中的“饼字牌”都形象成美国孩子钟爱的“汉堡”。这样,杰瑞很快就记住了从一饼到九饼。“条子牌”,我把它形象成孩子们钟爱的薯条。聪慧的杰瑞果然不负我的用心良苦,亦很快就记住了九条。后来,我又用大同小异的方式教会了杰瑞“风牌”、“箭牌”等麻将常识。
  
  在麻将陪练中,我带着杰瑞出没于他父亲的咖啡馆,用实物帮助杰瑞熟练麻将,开发智力。渐渐地,我的这种耐心和负责,激起了咖啡馆一些新老客人的关注,他们经常端着咖啡向我请教玩麻将的技巧。
  
  杰瑞的父亲向我建议:“在我的咖啡馆里,开展你的麻将培训吧。”这真的是一个大好商机。很快,经过一番筹划,咖啡馆里专门开辟了一间麻将娱乐室。作为麻将陪练元老,我的陪练费用水涨船高,有时会有出手阔绰的客人出到每小时80美金。
  
  此时,麻将培训班,加上咖啡馆的麻将娱乐室,我每月毛收入两三万美金。我第一次清晰地感知到:原来,只要你认真努力付出过,财富就会离你这么近!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